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235|回复: 0

[单篇] 新泽西之夏(森少白)

[复制链接]
森少白 发表于 2021-8-18 22:3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AU
出处: -
标题: 新泽西之夏
作者: 森少白
译者:
章节: 全一章
配对: Aragorn/Legolas
级别: G-PG13
类型: 剧情 
警告: 无警告 
概要: 没什么概要,也没什么预警,吃糖吧!
说明: -
#弃权声明:我不拥有他们,他们以及一切属于托尔金
#是甜甜蜜蜜的糖!





我是在新泽西度假的时候遇见阿拉贡和莱戈拉斯的。

那时我简直是一团糟,工作几乎要把我逼疯,所以我让它滚蛋,决定好好在这个宜人的季节度个假,只有邦妮——我的宠物鹦鹉——和我一起。有她就够了。

第一天让我在沙滩上消磨了。回到度假酒店时邦妮气得直啄我的手,也难怪,我只在回酒店吃午餐的时候把她放出来一会儿,要知道她以前在家里可是占领整个房子的空域呢!

不过当时的我没想那么多,在晚上,我一打开笼子她就飞跑了,从半开的窗户中飞了出去,当时给我吓得半死——这酒店周围野猫可不少。

我冲出去寻找。

我曾经养过猫狗,但猫狗大多短寿,我受不了一次又一次的分别,直到我妹妹说嘿你为啥不养一只鹦鹉,他能活八十岁呢!

所以我把邦妮带回了家。

我的脚步很急。几乎是用跑的。这时候酒店里有一场舞会,大家都在跳舞,当然,这时候不跳舞能干嘛?除非你想待在房间被震天响的音乐吵死。

我想邦妮一定是飞到花园里去了,我匆匆走下旋转楼梯,它通向大厅和另一条走廊,以便来客无需走正门便能到达花园深处。但我没想到走廊深处还有别人。

他们正十分甜蜜地拥抱在一起,额头抵着额头,手臂缠着手臂。我赶忙别开眼睛,可已经晚了,他们注意到来人便分开了,我心里突然涌上一股罪恶感,像蓦然闯入不该进入的殿堂,或是破坏了一幅好画。

“呃——很抱歉,先生们。”我结结巴巴地开口,这时我听到一阵熟悉的翅膀拍打声,是邦妮!我喊了她一声,她却轻盈地落在那对爱人其中一人肩头,啄起他一缕金发。

他就是莱戈拉斯。

在他身边的高大男人名叫阿拉贡。



“你真可爱。”莱戈拉斯轻声细语地说,他抚摸着邦妮,邦妮一向对外人脾气暴躁,现在却很受用的眯起眼睛,用满是绒毛的小脑袋拱他漂亮的指节,惹得他轻笑。他收回了手,她便乖乖的飞回我的肩膀。

我目瞪口呆。

“嘿,别在意。”阿拉贡一只手仍扣在莱戈拉斯纤细的腰上,这英俊男人穿得像个贵族,却冲我很随和地一笑:“请问大名?”

我就是这样认识了他们,挺戏剧化,是不是?



很健谈,我是说,他们两个都。

莱戈拉斯实在太俊美了,以至于一开始我忍不住一直盯着他看,丝毫没发觉自己多么失礼。而莱戈拉斯,他的目光总跟着阿拉贡,即使议员的儿子在沙滩上对他大献殷勤他也只是淡淡的,但只要阿拉贡一出现,他那双剔透的蓝眼睛立马散出光辉。我这样形容也许有失偏颇,可我也找不出更好的词了,他的容貌曾经一度让我失语。我曾经试着用“海水”、“蓝宝石”来形容那双眼睛,但当你真正看到它们或者是当它们注视着你的时候,一切修饰的辞藻大厦都轰然倾颓。

后来几天我们在Ken Lockwood Gorge 度过,那儿是个漂亮得像仙境一样的地方,未尝被人类染指。那些吵吵嚷嚷的游客宁愿在沙滩上日光浴晒出一身褪不掉的红斑,也不愿走这些泥泞的林间小路去寻找古老麋鹿的脚印。

莱戈拉斯特别喜欢森林,几乎要着迷的地步。那天我们走入峡谷,卵石路的尽头是一条山间流出的河流,我们打算在这里欣赏风景,顺便歇脚。我刚一坐下,莱戈拉斯立即像一只归家的鹿一样快步走入森林,速度之快让我只能瞥见他金发的发尾在晨雾中一闪而过。

阿拉贡这次却没陪在他身边,而是和我一样在河边找了块石头坐下来,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森林幽深,层叶覆盖。林间小路的尽头仿佛是一团浓重的黑。

但接着,莱戈拉斯出现了。

金发像是第二重日出。

他轻盈地绕开根须虬结的大树,用手指感受树干经年的斑驳,他有时将额头轻贴树干,好像在与它们交谈。然后又旋身走开,去吻一朵攀在树枝上盛开的花,喃喃细语着什么。在这一瞬间,我恍然听见森林絮絮地在说话,所有枝叶都向他伸去,所有花瓣都为他舒展,所有生灵像是都在等待他的亲吻。

“他让整座森林熠熠生辉。”

我转过头,阿拉贡只是注视着莱戈拉斯,目光随着莱戈拉斯每一个动作而动,我这才看明白阿拉贡灰眼睛中蕴含着何种深情——他的有一双深情的眼睛,我敢说女孩们很少能抵抗住这种有深邃眼睛的男人。

我该怎么形容?那仿佛是要冲破胸腔,充盈整个灵魂再倾泻而下,我曾经见过一次这种眼神,是在我妹妹穿着婚纱走出来,管弦乐大作,花瓣漫天飞舞时,她丈夫的眼神。



“阿拉贡!”莱戈拉斯在对岸呼唤,他快乐地踩进水里。他话音未落,阿拉贡就站起来大步走入小溪,把莱戈拉斯一把搂住,莱戈拉斯脸上绽出一个这几天内我从未见过的甜蜜笑容,也许我这辈子再也不会见到。

溪水吻着他们的脚踝,不曾止歇地往山下奔流而去,而他们站在其中像是水底石,从亿万年前就亘古不变。

你们可曾见过如此爱情?



我读过古老的传说,幽深森林中曾有精灵起舞,他足尖所到之处,枯草转绿,花苞吐蕊,四季都为他盛开。

而在这新泽西的夏日,绽开的不只是一朵花。



END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白树开花同人论坛

GMT+8, 2022-12-1 22:14 , Processed in 0.12596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