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49|回复: 0

[完结] 你想要些蛋糕吗?Do you wanna some cake? (玉衡闻钟)一发完

[复制链接]
ChrisYu 发表于 2021-8-18 15:52: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AU
出处: -
标题: 【AL】Do you wanna some cake?
作者: 玉衡闻钟(ChrisYu)
译者:
章节: 一发完
配对: AL
级别: G-PG13
类型: 剧情 喜剧 
警告: 无警告 
概要: 现代AU。
面包店老板贡×大学生叶。
Summary:黑发面包店老板对某一天走进他的店里的金发大学生一见钟情了。
说明: LOFTER七夕活动搬运

这是在白城流传了很久的一段故事。

你知道吗?刚铎集团的小少爷在聚会上对吉尔蕾恩小姐一见钟情了!

你知道吗?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少爷从零开始给自己倾心的小姐做了一块精致漂亮的小蛋糕。

据说,小少爷是瞧见了小姐在聚会上品尝蛋糕时脸上满足的笑容,想永远留住小姐这笑容呢!

你还别说,这小少爷也是个人才。

可不是嘛,自己为了表白做的小蛋糕,谁想到还救了那正走下坡路的刚铎一命呢?

你不知道,小少爷开的Narsil蛋糕店现在有多火?买一块蛋糕要排上足足两个小时的队!

但是它家蛋糕真的好吃啊!

唉,可真羡慕吉尔蕾恩小姐啊!

你们还在说刚铎那个小少爷的爱情故事啊?还羡慕呢?

你不知道哦,刚铎的小少爷和已经嫁给他的小姐,因为他们当初定情的那块蛋糕,叫人\\了呢!

大概是得\\了什么人吧,新闻上都写了。现在刚铎归他那个董事长管,我看啊,这Narsil也开不了多久咯······

唉,也是。出了这种事,谁还敢吃他家蛋糕啊,不怕自己拿着他家蛋糕好容易追到了姑娘,然后两人一起······

好了好了,别说了······



一、夹心欧包


埃斯泰尔尚年幼时,听过养父给他讲过《彼得·潘》的故事。淘气的金发小精灵彼得·潘夤夜造访少女温迪的房间,带着她去往神奇的永无乡,开启了一段前所未有的冒险。

但是对于年龄仅有个位数的男孩子来说,这大概不是睡前故事的最优选择。四岁的小埃斯泰尔的确从这个故事中得到了“冒险”的勇气——拉着姐姐阿尔温参与到他和两个双胞胎哥哥的捣蛋行动中的勇气。

不过童话总有童话的魔法,就连养父埃尔隆德本人都已经相信这个错误的睡前故事除了让他掉更多的头发之外并没有其他用处时,它再一次向大家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许多许多年后,当《彼得·潘》的故事再次从埃斯泰尔的记忆海洋中浮起,埃斯泰尔已经变成了阿拉贡。

那个夕阳映照着整个白城的下午,,阿拉贡觉得自己遇到了属于他的彼得·潘


作为密林\\名在外的领导者,瑟兰迪尔有一瞬间破坏掉所有人好心情的神奇能力。这一点连他亲儿子都不能幸免——莱戈拉斯就自己应该申请哪所大学的事和瑟兰迪尔吵了好几次架,最后带着一肚子气抛弃了他爹给他选的河谷大学,带着伊锡利恩大学的录取通知来了白城。

远离父亲的生活过了几周后,就连莱戈拉斯自己都已经忘记了曾经父子之间吵得不可开交的场景,精心策划起大学以来第一个假期的旅游计划。所以接到自家Ada要求他第一个假期必须回家的电话时,金发精灵熄了几个月的火再一次熊熊燃烧,站在车来人往的马路上隔着电话和远在密林的瑟兰迪尔再次吵起了架。

两方都气势汹汹,奈何手机续航不足。莱戈拉斯握着因为电量耗尽而黑屏的手机,在大街上茫然四顾。在较为精确地估计了自己跑一个多路口再穿过大半校园回学校给手机充电需要多久,自己Ada会慌张成什么样之后,莱戈拉斯选择推开身边这家名为“Anduril”的面包店的门。

阿拉贡刚刚给客人结完账打包好面包,抬头就透过店里巨大的落地橱窗看见了在街边冲着电话那头发火的金发精灵。顺着被离开的客人打开的店门,金发精灵愤怒的话语混着悬挂在店门上的铃铛声,正正漏进了这间充满香甜气息的面包店里。

大概又是哪个和家人闹别扭的学生吧。阿拉贡这么猜测。

“他还挺好看的”的感慨还没有落下,下一秒,金发精灵就推开刚刚关上不久的门走进了他的店里,再次惹得铃铛一阵响动。金发精灵走到收银台前,带着点歉意问他能不能借你这里给手机充点电。

这是多么充满童话气息的场景啊。阿拉贡找出充电线,将橱窗边方桌下的插座指给精灵后,这么想到。

他简直比童话里那些公主还漂亮。

莱戈拉斯对于这个愿意借他地方充电的黑发老板很有好感,所以在他端着两杯水坐在他面前,用长辈的口吻劝他还是不要和家人那么吵架时,尽管莱戈拉斯内心很想给他大肆科普瑟兰迪尔的恐怖之处,但他还是忍了,面上带着礼貌的微笑,摆出“我会好好想想”的表情点了点头。

然后莱戈拉斯的手机很不争气的、顽强的亮起了屏幕,叮叮当当一通响过后,吐出来三十多条短信,十多个未接电话······

阿拉贡觉得脸有点疼。

莱戈拉斯发誓他绝对不是故意的。

安抚住电话那边接近暴跳如雷的父亲,说服他同意等会儿再打电话细说后,莱戈拉斯不好意思地看了眼阿拉贡,问他有没有充电宝,他得赶紧回学校去。

当然莱戈拉斯不仅带走了阿拉贡翻出来的充电宝,还打包了店里好几个刚出炉的夹心欧包。这些面包就当我借用充电宝的租金了。金发精灵笑着说,莱戈拉斯。伊锡利恩大学生物系的新生。充电宝我明天来还你。

阿拉贡。黑发老板被精灵的笑容感染,不自觉地也笑了起来:祝你大学生活愉快。


有一天,一个金发精灵忽然闯进了他的面包店,借走了他的充电宝,还买了他好几个欧包。这是在白城里发生的,独一无二的故事开头。

值得一提的是,莱戈拉斯那天买回去的欧包,他只来得及品尝了一个。他叼着面包好容易说服了Ada答应他假期不回家去旅游,莱戈拉斯带着美好的心情和无限的憧憬在第二天的朝阳里醒来,准备去品尝昨天买的欧包时,发现那些外层面包松软,夹心的南瓜泥细腻、麻薯软糯的欧包,已经全进了他室友金雳的肚子。

“昨天晚上回来太饿了嘛。”矮人室友这么解释。

拜托,我昨天整整剩了三个面包。



二、酸奶吐司


莱戈拉斯和阿拉贡的友谊在还完充电宝后神奇的持续了下来。

再给父亲拨电话时,莱戈拉斯眼前总是会浮现那天阿拉贡苦口婆心劝他和家人好好谈谈的样子,在和父亲交谈时就不自觉地软下了语气,最终从父亲那里磨来了旅游许可。

第二天,莱戈拉斯带着谈判胜利的喜悦和面包一个不剩全被吃光的愤怒再次走进阿拉贡的面包店,收获了黑发店主一大袋新出炉面包的投喂。

我研制的新品,你就当帮我尝尝。你马上不是要去旅游吗?带着路上吃也行。

莱戈拉斯很想反驳说我是去旅游不是去远征,而且不是明天就走,没必要带这么多干粮,还提这么早准备。但是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昨日幸运品尝到的唯一一枚孤星的美味,乖乖闭了嘴。当然这些面包最后大部分进了他室友矮人金雳和他认识的几个霍比特人朋友的肚子里。

金雳说这个全麦的好吃,‘不是甜腻腻的,一点儿也不像小姑娘吃的’;梅里和皮平喜欢这个鸡肉火腿面包;山姆说那个芝士土豆夹心的好吃;弗罗多喜欢甜甜圈······”莱戈拉斯倒也是个称职的品鉴者——会认认真真地把大家的意见一字不差地转述给阿拉贡。

那你喜欢哪个?

我?来自密林的精灵歪着头想了想,还是兰巴斯吧。这是我除了在家以外吃到最好吃的兰巴斯了。你从哪儿弄来的食谱?

中土那么多精灵呢,总有人知道做法。在精灵身边长大的埃斯泰尔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了隐瞒,随口搪塞过了金发精灵的疑问。


与人相交的过程往往伴随着对他人从了解到不了解,当他人的身份在你面前慢慢抽丝剥茧,一点一点露出原本的样子,总是伴随着些许惊喜。

比如那个与莱戈拉斯隔着电话吵架父亲是大名鼎鼎的瑟兰迪尔,再比如阿拉贡曾经也是伊锡利恩大学的学生。

知道莱戈拉斯是瑟兰迪尔的独子把阿拉贡吓得不轻。毕竟如果正坐在你名不见经传“小破店”里喝着热巧克力的客人望着电视新闻里西装革履手持红酒的总裁大人突然说出一句“Ada的品味还是这样,百分之百能让你手中的东西和地板来个亲密接触。

令人意外的是,除了很偶然的一些时刻,莱戈拉斯身上看不到一点来自瑟兰迪尔血脉的影响。

小埃斯泰尔听过养父关于密林那个坏脾气的不少评论,无一例外的都包含了难相处不好惹下手狠等等关键词,但是莱戈拉斯似乎除了那一头漂亮的金发和姣好容貌,还有生气时偶尔会表现出来的暴躁,没有一点瑟兰迪尔所谓的缺点

莱戈拉斯来找阿拉贡时几乎都是笑着的,吃到好吃的面包会露出惊喜的表情,给他提建议也小心翼翼的,拿了他的面包也会诚恳的道谢说麻烦了”·····这些要是出现在瑟兰迪尔身上,阿拉贡丝毫不怀疑他养父能被惊得再多掉一把头发。


而知道阿拉贡曾经是自己学长,莱戈拉斯得感谢母校晚上八点准时关闭的食堂。

不过话说回来学生晚课八点半下课,食堂八点关门到底是谁想出来的天才制度?更“天才”的应该还有让学生大半夜上晦涩难懂的专业课或是需要精确操作的实验课?晚饭吃多了上课撑得难受,吃少了上课又饿,再伴随着犯困眼睛睁不开等常见症状,晚课对大部分学生来说简直和折\\磨没什么区别。

莱戈拉斯已经数不清这是他第多少次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回寝室了。

在寝室翻箱倒柜一番一无所获,莱戈拉斯看着对床熬夜忙小组实验,此时正呼噜震天补觉的金雳,很想找个枕头直接\\到他脸上。

为什么?寝室没余粮百分之八十的责任在自己这个矮人室友!

现在自己是没力气穿过大半个校园出去找吃的了,点味道大的外卖八成会被睡得正香的室友揍,莱戈拉斯掏出手机,翻着通讯录正想着要不要问问他那四个霍比特人朋友看看能不能蹭上顿夜宵,就看到了阿拉贡的名字。

鬼使神差地,莱戈拉斯给阿拉贡播了电话。

正准备关店的黑发老板对于这个时间点接到金发精灵的电话表示了好奇,听他解释完情况,阿拉贡笑了笑,问清莱戈拉斯的宿舍楼,让他稍等片刻。

挂了电话,对自己学校道路错综复杂程度有足够认知的莱戈拉斯就做好了下楼接人的准备,没想到不过半小时后就再次接到了阿拉贡叫他下楼的电话。

你是怎么找到我宿舍楼的?接过尚还温热的吐司,莱戈拉斯惊奇地问道。

黑发老板穿着件卡其色的风衣,双手插兜,回答道:我是这儿毕业的啊,学得商科。

那天晚上,商科学长和生物学弟在校园里散步到很晚,在初冬的夜风里,莱戈拉斯大口大口吃手里热气腾腾的吐司,将酸甜的酸奶酱混着带着奶香的面包一起吞下肚,并且跟身边的学长从食堂吐槽到教授,交流着关于哪个老师给分多、哪个食堂档口好吃的话题。

以及收获了以后晚上饿了可以找他送面包的承诺。

“话说,你为什么学生物?”送莱戈拉斯上楼前,阿拉贡突然问道。

······ada有个林子,我小时候特别喜欢去里面疯跑着玩,几乎每次都会捡些花花草草树枝什么的回家种到院子里,每天盼望着它们能结出些五颜六色的果子或者五彩斑斓的叶子。我还曾经跑去问我ada为什么大角鹿不能长翅膀。

ada告诉我说,你可以学着自己试一试。然后我就开始读各种生物类的书,发现自己的想法虽然不现实但是生物还是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所以就学了生物。

虽然阿拉贡很想问为什么你家会有林子,但是阿拉贡在心底还是由衷地感谢这个林子。


“你就打算这一辈子就在这么个破地方开这么家破面包店?”白城里波洛米尔最不想来的地方就是这间名叫“Anduril”的面包店,但是他又不得不来。

“第一,伊锡利恩大学全中土排名前五,这里才不是什么破地方。”正小心翼翼地把刚烤好的面包一点一点往柜台里摆放的阿拉贡面不改色地反驳到:第二,我每天的客流量已经能给我带来十分可观的收入,所以这才不是破面包店。

阿拉贡直起身子,瞥了一眼从橱窗前略过的一抹金发,对杵在柜台边的棕发男人客气的下逐客令:第三,我有客人了,所以失陪了。

莱戈拉斯十分不解地看着棕发男人用一种审视“祸国殃民小妖精”的眼神把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然后丢下一句“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转身离去。

他是谁?莱戈拉斯半靠在刚刚男人靠过多位置,好奇地问道。

波洛米尔。阿拉贡答。我朋友。

刚铎那个大少爷?莱戈拉斯了然地点点头,他看着不像你朋友,倒是像上门来讨债的。

你父亲每次都林的索林见面都吵架,你敢说他俩不是朋友?阿拉贡反问。

我开始慎重的考虑让你知道我身份是不是正确的选择了。莱戈拉斯摆出一副追悔莫及的表情,而且你如果有幸旁观过我ada和索林见面,你就会明白他俩之间的关系······离朋友还差上十万八千里。

黑发人类摆弄完这一盘面包,又从厨房里端出了一盘新的:那你和金雳呢?你们也天天吵架,难道不算朋友?

金发精灵被他问得笑起来。

“真是败给你了。”

“新出炉的肉松吐司,要不要给金雳带一个?”

“要!”精灵的嘴巴倒是很诚实。


当然,心思远远比不上其父的金发精灵并没有在意为什么一个小小面包店的老板,会认识刚铎集团董事长的长子,还能与其成为朋友



三、曲奇饼干


如果说莱戈拉斯出现前,阿拉贡是习惯了有父母疼爱和管束的温迪,每天做做面包招待招待客人,日复一日;而在那个金发精灵推开面包店大门之后,他似乎来到了属于他的永无乡,习惯了那个精灵时不时走进店里,和他说说学校里的新鲜事,吐槽吐槽身边的同学室友教授。

莱戈拉斯喜欢坐在店里,吃着他烤得各式各样的曲奇饼干给他讲身边各种事情,比如金雳他爸居然曾经和瑟兰迪尔有过不愉快,他来读书之前他父亲葛罗音还专门告诫过他离精灵远一点;再比如商学院的法拉米尔居然和伊欧文一见钟情,两人飞速开始谈恋爱堪称大学脱单的典范。

只不过伊欧文的厨艺会是他俩感情中的重大绊脚石。

不会的,阿拉贡在心里道。自从他亲哥波洛米尔知道了他弟在和伊欧文谈恋爱并且对伊欧文的厨艺有了充分的了解后,波洛米尔逢年过节一定要从我这儿要走不少适合拿来哄女朋友的小蛋糕小饼干之类的,以免自己宝贝弟弟哪天出点什么事。

鬼使神差的,阿拉贡开口问专心对付曲奇饼的莱戈拉斯:你会谈恋爱吗?

“不知道。”金发精灵咬着饼干回答:可能遇到那个人,就谈了吧。

遇到那个人,就谈了吧。

我觉得好像遇见那个人了。看着坐在橱窗边小口小口喝着牛奶,吃曲奇饼干望着窗外发呆的精灵,阿拉贡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道。


白城飘雪的时节是它最冷清的时节,所有人都赶回家里与家人团聚,吃着精心烹调的大餐,一同等待新年的到来。阿拉贡守着几乎无人光顾的蛋糕店,想起了那个已经回密林去的金发精灵。

阿拉贡忽然觉得自己好像离开了永无乡回到了家里的温迪,又回归了自己早已习惯的生活,却无法抑制自己在夜深人静时想起那座梦境般的小岛,和那个活泼的金发精灵。

他想起了偶尔和莱戈拉斯一起出门四周走走;想起了去伊锡利恩看莱戈拉斯参加弓箭社的活动;想起了莱戈拉斯推开Anduril的门,走进店里的样子······

有好多次,表白的话语到了嘴边,却被白城里流传了许久的故事堵回去。

关于一见钟情、关于蛋糕、关于悲剧的故事。

遇见那个金发精灵两年多后,阿拉贡终于选择在白城的雪里暂时关了面包店大门,久违的回到了瑞文戴尔。

我们亲爱的弟弟又遇到什么麻烦了?埃莱丹和埃洛赫两兄弟一唱一和,围着阿拉贡从门厅一直说到埃尔隆德的书房外。

我们亲爱的埃斯泰尔,成年了之后就不怎么回家了。两兄弟相视一笑,齐声说道:除非他有疑问找父亲解答。

来,我的小弟弟,告诉我们,你是不是欠了人钱了?

阿尔温的到来成功的解救了阿拉贡的耳朵,可能也解救了一门之隔的书房里的埃尔隆德的,这个善解人意的女精灵赶走了吵闹的哥哥,对着自己的小弟弟鼓励的笑了笑。

去和父亲谈谈吧,谈完了留下来吃饭,你又好久没回来了。

温柔的姑娘替小弟弟打开了父亲书房的门,在他耳边轻声对他说道:父亲和我都想念你做的甜品了,晚上做一点给我们好吗?

阿拉贡没有多少关于父母的记忆,他的童年记忆里,埃尔隆德和瑞文戴尔这个温暖的书房还有双胞胎哥哥和阿尔温姐姐占据了绝大部分空间。

他的身世是埃尔隆德告诉他的。阿拉贡至今记得,埃尔隆德独自带着十八岁的他从瑞文戴尔去到白城,在城市里辗转找到了一家破败的、几乎无人光顾的蛋糕店,给他买了一个小蛋糕。

然后站在那家名叫“Narsil”的蛋糕店外,将父母的故事完完整整讲给了刚刚成年的阿拉贡,从相遇到毁\\灭。

阿拉贡记得,当年养父劝说他的话语和今天他把心底的挣扎说出来后,几乎没有什么不同。

孩子,你要永远记住你不是你父亲。你不该让你的血脉决定你要去做什么,而应该让你的心灵去决定你的未来。多少年过去,埃尔隆德还是记忆里会耐心给他读故事的温柔样子,一次又一次开导着不止一次陷入迷茫的养子:埃斯泰尔,无论是拿回刚铎还是继续做面包师傅,只要你觉得有必要,就去做。但是你要一直相信自己,你绝不会踏入你父亲那条道路。

在瑞文戴尔,连风雪都是暖的。



四、蓝莓玛芬


那是一场不知从何而起的梦境。

梦里有白城,有刚铎,有伊锡利恩,有密林,有人类有精灵有矮人,却都不是他熟悉的样子

莱戈拉斯,你走吧。

“西渡去吧,到了你该追随精灵刻在血脉里的呼唤的时候了。”

梦境中的刚铎国王也曾经有过策马驰骋、睥睨天下的日子,但是时光的侵蚀让他生了华发佝偻了腰背。此时,苍老的帝王坐在白城的王座上,轻声劝慰着伊锡利恩的精灵。

我不答应!阿拉贡!金发精灵态度之强硬前所未见,他带着精灵族特有的头冠,穿着精致的袍子,对着王座上的那人散发出无尽的怒气:我已经答应了你我会走!但是,我会自己选择何时离开。请你不要再干涉我的选择!

你不走,吾爱,我无法安心的陷入长眠。

那不正好?你永生了阿拉贡。

梦境里的精灵带着愤怒离开大殿,梦境外的阿拉贡带着一身冷汗醒来。

无论重复这个梦多少次,阿拉贡还是会不由自主地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国王,而莱戈拉斯就是那个精灵。

为什么梦境会与现实那么相像,却又相距如此之远。

阿拉贡没有选择把梦境讲个精灵。那不会是个能令精灵开心的故事,在他的记忆里,那位金发精灵不该如此痛苦。他应该是吃着他亲手做的小蛋糕,在午后的阳光里,坐在大橱窗前不停地给他讲着最近发生的事情,虽然那些事情有时也会令精灵生气,但是绝对不会给精灵蒙上长久的心痛与不舍,或是把精灵推向两难的境地。

如果有人胆敢让莱戈拉斯痛苦,瑟兰迪尔也有胆量找人把那人揍个半si。阿拉贡毫不怀疑。

但是梦境不会因为阿拉贡的想法而改变,它就像是在重复什么不可更改的事实,一次又一次在黑沉的夜里造访。

精灵领主和人类国王的争执持续了很久很久,直到一个矮人受国王之邀走进了白城的大殿。

莱戈拉斯,走吧。国王再一次提起了这件事,这是我最后的愿望了。

精灵抿着嘴站着,不发一言。

“莱戈拉斯,你答应了带我去往蒙福之地。”矮人笨拙地扭动着自己矮胖的身体,花白的头发和胡须一颤一颤的,“你看看我现在,你再不走,我可能就等不到啦。”

梦境的最后,精灵终于杨帆西渡,年迈的国王没有选择去送行,而是站在白城那棵白树下,遥遥眺望着看不见的大海。

白城里的白树再次开出了花,飘飘摇摇的落在了国王的白发上。

没有去到港口的国王能想象到精灵离开的样子,能想象到精灵的金发被海风吹起,精灵的白船被蓝色的大海吞没,再也无法在视野中寻觅。

甚至他的精灵还会倔强地再也不回头看这片大陆一眼······


从那以后,每当金发精灵推开面包店的大门向站在柜台后的黑发老板时,阿拉贡都会不自觉地想起梦里带着伤痛和不舍远赴大海另一端的精灵。

他会不停的问自己,这个梦代表了什么?不甘?遗憾?或者是其他?

然后面上继续若无其事地把新出炉的玛芬蛋糕推过去,问一蹦一跳进来的莱戈拉斯:新烤的蛋糕,要尝尝吗?

看着莱戈拉斯把玛芬蛋糕顶上淋的蓝莓酱蹭了一脸,想起那个恍若前世的梦,阿拉贡突然有种冲动,想去烤个蛋糕,就像当年父亲初次见母亲时的一样,精致又漂亮,满含着心意。阿拉贡想一辈子都看着莱戈拉斯这么开心,带着幸福把蛋糕吃得满脸都是。

\\\干。

蛋糕坯很简单,阿拉贡做面包师傅这么多年,不需要再像父亲一样从头学起,难的是淋面——阿拉贡想在淋面上作画。

画那个“莱戈拉斯”扬帆西渡的画面,和这个莱戈拉斯推开门走进面包店的画面。

一半天蓝一半橙黄,想想就很梦幻。

但是操作起来很难。

从高处垂直落下的颜色不会乖乖地组成你想要的图案,也不会乖乖地呆在原地。甚至还会任性的把自己和其他颜色搅和在一起,难以分开。

数不清失败了多少次,淋面上的图案终于逐渐朝着想象中的方向发展,阿拉贡内心的那个念头也越来越清晰。

我要端着那个最完美的蛋糕,告诉莱戈拉斯,我遇见他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他了。

宿命这种东西,忽然就变得无足轻重了。



五、淋面蛋糕


阿拉贡最终还是没能亲手把蛋糕端到莱戈拉斯面前,他甚至都没能来得及做出那个要送出去的蛋糕。打乱他计划的,是某一天下午,莱戈拉斯踩着夕阳,跑进了他的店里,把手机举到阿拉贡跟前。

“阿拉贡!”金发精灵的气还没有喘匀,就迫不及待地向黑发老板发出疑问:这个蛋糕是你做的吧!

这上面的,是我吗?

那是一篇推送文章里的一张图片,图片里的蛋糕被不同的色块一分为二,左边一半被各种蓝色搅成了大海,右边一半被橘色拼成了夕阳,白色的线条贯穿整个蛋糕,勾勒出扬帆远航的船和挂着铃铛的店门,一边是离去一边是走进,精灵的金发随风飘扬,无疑是整个蛋糕上最明亮的色彩。

这是他倾注了无数心血的作品,是阿拉贡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图案。

“这是金雳发给我的。他说这个一等奖作品上的图案怎么那么像我······

愣愣的从精灵手里拿过手机,阿拉贡默默看完了整篇文章。

在最底部看到了他的蛋糕。

一等奖,Anduril蛋糕店,阿拉贡,淋面蛋糕《Separation & Encounter》。

现在他的那个蛋糕变成了全中土甜点大赛的一等奖作品了。

我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给还这个蛋糕起了名字!

阿拉贡奋力在脑中搜索,却没有发现丝毫和这个比赛有关的记忆,他双手撑着柜台使劲儿回想,终于发现了他要找的东西。

波洛米尔!

阿拉贡第一次遇见波洛米尔是来伊锡利恩大学报到的那天,当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室友时,就感觉他总有一天会给自己干点大事出来。

这个室友与他第一次见面就把对他的怀疑和不信任写在了脸上,并且在后来得知他身份、见他毕业进入刚铎实习又选择离开开个面包店之后,波洛米尔就再也没有放弃过劝说阿拉贡回刚铎去这件事。

然后现在,自己当初的预感成真了。

阿拉贡想起了自己做出最满意的试验品的那天下午,波洛米尔的到来打断了他欣赏蛋糕上无限趋近于他想象的图案的过程。

波洛米尔的到访依旧是劝他回到刚铎,一定会把他应有的还给他,一定会帮他说服父亲,还会帮他把Anduril发扬光大的承诺许了一次又一次,却每次都是空手而归。

阿拉贡想起那天自己拒绝波洛米尔后就转头进了厨房看他烤的面包去了,而收银台背后的墙面上开了扇窗户,外面的人可以清晰的看到后厨的情况。

而那个淋面蛋糕,就被他放在了后厨窗户下的料理台上。

现在想来,看见了那个蛋糕的波洛米尔应该是趁自己不注意偷偷溜进了后厨,给自己的蛋糕拍了照,并且偷偷替自己报了名参了赛。

自己这个曾经的室友兼曾经实习公司董事长的长子想知道自己的身份信息有什么难度?完全没有!

阿拉贡在某一瞬间感受到了一丝无力。

波洛米尔啊,难怪你至今单身,你的恋爱细胞是不是全用来操心别人的爱情了?你亲弟弟还不够你管的吗!

莱戈拉斯一直乖巧的站在收银台前,低垂着眉眼静静地等待着,夕阳给他镀了一层金光,阿拉贡抬头看过去,仿佛看见了梦里那个落寞地决定西渡的精灵。

莱戈拉斯,你听我解释。

那图上的确实是你。

上一辈的故事,自己的身世,曾经的过往,从相遇到如今的相处,还有那奇特的梦境······所有有关于一见钟情和纠结不已的故事都在这个下午、在这片夕阳里和盘托出。

我不知道你是否相信所谓一见钟情,但不管你信或不信,我都对你一见钟情了。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我之前因为父母的过往躲避了很久,在我遇见你之后,我忽然觉得纠结于虚妄的命运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我现在还不确定未来我会不会回到刚铎去,会不会回去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但是有一件事我很确定。”

“莱戈拉斯,我爱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在莱戈拉斯来到伊锡利恩大学读书的第三个年头年,与初遇的那个下午一模一样的夕阳里,阿拉贡对出现在他生命中又出现在他梦境中的金发精灵说出了我喜欢你

不知道温迪喜不喜欢彼得·潘,反正阿拉贡喜欢莱戈拉斯。

阿拉贡在蛋糕店里长久的静默中想起了父亲,当年他端着自己精心做的蛋糕站在母亲面前时,是不是也是和自己此时一样忐忑?

不过儿子对不起您,儿子连块蛋糕都没有······


所以,我还能吃到那个蛋糕吗?

打破沉默的是莱戈拉斯轻快的声音。

“我想它应该会很好吃。”

精灵的笑容和他们初见的那一天一样美丽。



六、酒心巧克力


这是莱戈拉斯毕业后的第三年。

那场比赛让阿拉贡一举成名,Anduril瞬间成了各路电视台采访打卡的所在,再难有能让金发精灵安静享受面包的时间和空间了。

于是等到莱戈拉斯大学毕业,被白城科学院白树开花生物项目组录取,一边读研究生一边做科研后,阿拉贡终于答应了波洛米尔,带着自己的Anduril回到了刚铎集团。

当然,先不说完全把父亲的产业拿回来,用Anduril重新让刚铎集团焕发活力都需要阿拉贡付出不少心血。

“你的Anduril如何了?”

“收益一路相好,新品开发顺利,最近试着做了点网上正火的空气巧克力,卖得不错。法拉米尔是个不错的帮手,比他哥在这方面还要有天赋。”

“你的实验呢?”

“各种失误终于在今天终结,最终数据出来了,和我们预想的差不多。唉······我在慎重考虑今年的新年愿望要不要许希望明年实验室少发生点离谱的事。”

那我今年的新年愿望就应该是希望迪耐瑟少为难我和法拉米尔。

话说法拉米尔真的是他亲生的吗?

“······先不说这个,新年回去见你爸要带点什么吗?

······算了吧,我觉得ada他对除了宝石、酒和大角鹿之外的其他东西统统都不感兴趣。

······最近正好在做巧克力,要不要我给他做点酒心巧克力?

可以倒是可以,但你打算用什么酒?说实话,我感觉ada他除了自己酒窖珍藏的那些酒,别的酒都基本不屑于入口······”

“······”

要不要我偷偷给你从他的酒库里搞点来之后你再来做?

“······不用了,就找点稍微好一点的\\好了,我那有批还不错的巧克力豆,我相信你ada他不会嫌弃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白树开花同人论坛

GMT+8, 2021-11-29 19:56 , Processed in 0.16039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