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13|回复: 3

[单篇] 曙光 (枯否)

[复制链接]
Julare 发表于 2021-7-4 22:45: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FPS背景
出处: -
标题: 曙光
作者: 枯否
译者:
章节: 1
配对: Aragorn/Legolas
级别: G-PG13
类型: 言情 
警告:  
概要: 人皇一觉醒来,发现怀里的叶子不知为什么变得惊恐又无助。莱戈拉斯一觉醒来,发现坠崖而死的阿拉贡正完好无损地躺在他身边。
说明: -
本帖最后由 Julare 于 2021-7-4 22:48 编辑

精灵为何会恐惧死亡?

莱戈拉斯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从那个丑陋的兽人恶毒地吐出阿拉贡的死讯之后。当时他恨不得一刀斩下那颗面目狰狞的头颅,但他清楚这不能消弭半分心中的悲痛和哀伤;他站在高耸的悬崖边向下望,回应他的只有冰冷咆哮的江水和空荡坚硬的岩石;他依旧尽力尽责地帮助希奥顿国王救助伤员、安抚民众、整顿军队,却用愤怒的眼神和绷紧的嘴唇面对他。他承认,这是私仇,并且一点也不符合精灵该有的高贵优雅的风度和仪态;他也承认,在他心底如烈火熊熊燃烧、又如藤蔓蜿蜒盘踞,一点点爬上来扼住他咽喉的情绪叫做恐惧。

他曾经不害怕死亡。Ada告诉他,精灵的灵魂最终都会在维林诺重聚。至于人类——死亡是伊露维塔赐予人类的礼物。在莱戈拉斯不算短暂的生命里,他曾不止一次面对人类的死亡,有些也曾是他的战友和同伴。但他不会让伤痛占据他的心太久,因为他知道,死亡不是人类的终点,而是新生:逝者生前的功过将会被历史牢记,被他人传唱,生命从而以另一种形式永存。

但这一次,这个叫阿拉贡的男人,完全不一样。人类有句俗语:“去时空空荡荡,什么也带不走。”但阿拉贡的离开像是硬生生把莱戈拉斯的心掰下一块一起带走了,可他的心非但没有因此变轻,空缺的部分反而被添上万钧重量,拖得他无比疲倦。

是的,他很累,生理意义上的累,累得甚至迫切地想睡一觉。这很不对,精灵是最不需要休息的种族,尤其是在这种紧张凝重千钧一发的备战时刻。一切的反常只能归结于阿拉贡,莱戈拉斯终于得出结论:他并不恐惧死亡,他只是恐惧阿拉贡的死亡。可是,新的问题又来了:他为何会如此恐惧阿拉贡的死亡?

莱戈拉斯不愿去思考。他真的太累了,什么都没有力气想,他现在只想要好好睡一觉。




莱戈拉斯醒来的时候腰酸背痛,头昏脑胀。他感觉睡了很久,又感觉根本没睡着。但真正让他清醒的是身下异常的柔软光滑的触感——他明明记得自己连装备都没脱,就随便拣了一块地面和衣躺下。更何况,圣盔谷中如今哪还有这样高级的丝绸被褥?

战士的警觉让他立刻从床上跳起来,迅速地摸了一遍全身,却惊悚地发现找不到一把武器,铠甲也被换成了绸缎睡衣。更让他毛发倒竖的是——虽然天色未亮,但黑暗可不会影响精灵的视力——床的另一边,背对着他,躺着一个人。

手无寸铁,莱戈拉斯只能绷紧了全身的肌肉,摆出近身格斗的架势,死死盯着那个人慢慢转过身。




阿拉贡迷迷糊糊醒来觉得不对劲,明明天还没亮,还没到起床的时候,怎么莱戈拉斯早早就醒了,还一副要打架的样子?而且,莱戈拉斯为什么像是见了鬼的表情?

短暂地思考了两秒,阿拉贡猜测莱戈拉斯可能做了噩梦。于是他伸手拽下莱戈拉斯的肩膀,凑上前去,打算给爱人一个安抚的吻。

然后他挨了狠狠一拳。




莱戈拉斯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不然他怎么会看到转过来的人长着一张和阿拉贡一模一样的脸?准确来说,也不算一模一样:这张面孔更干净,没有灰尘、血污和伤口,蓬松柔软的头发打着卷从脸侧垂下来,似乎还多了几分雍容的气度。但那银灰色的眼眸、高挺的眉骨和鼻梁、棱角分明的线条……天哪,他绝不会认错,这就是阿拉贡!

他的身体几乎就要条件反射地卸下防御,但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阿拉贡居然想要吻他。

莱戈拉斯毫不犹豫地给出一拳,那个阿拉贡居然还露出几分惊愕和委屈的神色!

“他死了……他坠下了山崖,没有人能从那里存活……”兽人恶魔般的低语像挥之不去的诅咒回荡在他心间,那种沉重得令人窒息的恐惧又回来了,迫使他去回想那些不愿回忆的事实来审视现状:

他看见阿拉贡坠下了山崖,而后他一觉醒来,自己身处陌生之地,阿拉贡不仅死而复生,还举止反常。

要么,这是他过度思念阿拉贡产生的梦境;要么,这是萨茹曼或者索伦为了诱惑他心志堕落而制造的幻觉。

无论是哪一种,他都绝不会轻易屈服。这样想着,莱戈拉斯心中升腾起昂扬的斗志。




阿拉贡还没从突如其来的挨揍中缓过神来。他一头雾水,只觉得莱戈拉斯好像一夜之间突然换了个人。他伸出手去试图安抚他,却被一把抓住,力道之大,仿佛要捏碎他的手腕。

“休想用虚假的幻象蛊惑我,我已经目睹阿拉贡坠下悬崖。无论你的真面目是谁,滚回黑暗中去吧,洛汗的军队必将取得胜利!”

悬崖?洛汗?

清澈的声线被强行咬出几分狠戾,的确是阿拉贡所熟悉的莱戈拉斯。但阿拉贡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一丝颤抖的脆弱,和……无助。

他感觉自己在慢慢接近真相:莱戈拉斯的身体里,住着来自多年之前的灵魂。




阿拉贡花了不小的一番功夫,才稳定下莱戈拉斯的情绪。虽然莱戈拉斯还是明显地不信任他,全身上下像一张绷紧的弓,狐疑地看着他。

“你是说,我的灵魂受到了某些影响,现在不在洛汗,而是在很多年以后的刚铎?”

“是的,我曾听甘道夫提到过这种现象,由于中洲的法力波动,可能会造成的灵魂时空错位的情况,尤其是在情绪脆弱时更易受到影响。”说到这里阿拉贡有些歉意,当年他归来之后,一心一意投入到圣盔谷的作战中,没怎么关心过莱戈拉斯的情绪,现在看来,他的“死亡”对莱戈拉斯的影响远比他能想象到的更大。

“不过这种情况,一般几小时后就会复位,记忆也会被自动消除,所以不会对现实生活产生什么干扰,你不必太过担忧。”阿拉贡安慰道。

莱戈拉斯还是警惕地盯着他。

“我怎样才能相信你?或者说,你怎么证明你是真的阿拉贡,不是什么被制造出来的欺骗的我的假象?”

在白城共同生活的多年岁月里,阿拉贡一直觉得莱戈拉斯像只猫,慵懒、优雅、敏捷而从容不迫;偶尔闹小脾气也是炸了毛的猫,顺着毛捋两把就能哄好。但现在他觉得莱戈拉斯更像只豹子,美丽的外表下隐藏着与生俱来的戒心和危险的战斗力。

阿拉贡的目光柔和地落在莱戈拉斯因为用力而微微鼓起的脸颊上,这让他有点想笑,但他知道如果在这样严肃的氛围下笑出来一定会再挨一顿揍,所以他克制住了。

“我可以说说那些只有我们二人知道的往事,如果我所言不假,那就可以证明我是真的。你认为这样如何?”

莱戈拉斯思考了一下,接受了这个提议。于是阿拉贡开始回忆。

“你还记得我们的相遇吗?在一家小酒馆里,你假装自己是人类,结果喝不惯人类酿的酒,喷了我一身。”

“这不能算。当时还有许多人在场,万一有人传出去呢?”

“唔……我们和吉姆利一起追踪半兽人的时候,你塞给我一个包裹,说是非常重要的东西让我保管好。我日晒雨淋地护了很久,连睡觉都抱在怀里,后来我问你是什么?你告诉我是兰巴斯。”

“这也不能算。吉姆利就在附近,他有可能看到或者听到。”

“他离我们有一段距离,我想矮人的视觉和听力还没有那么好。”

“凡事总有万一嘛!”

阿拉贡简直要被这个固执又较真的小精灵气笑了。他决定速战速决。

“你左边大腿根有一颗红痣。这总不会再有别人知道了吧?”

莱戈拉斯看起来整个人震惊得呆住了。

“是真的……但你怎么会知道!?”

阿拉贡猛然意识到,圣盔谷时期他们还是战友之情呢!他赶紧找补:“我们一起游历中洲的时候,有一次路过一处无人的温泉,你说想下去洗个澡,我在你洗澡的时候看到的。”顿了顿,又添上一句:“我是在旁边为你巡逻的时候无意看到的!绝不是偷看!”

莱戈拉斯似乎相信了。

“不过这个我Ada也知道……”莱戈拉斯声音弱下去,瑟兰迪尔总不会将儿子的身体特征往外说吧!

“好吧,我相信你了。”

弓弦松弛下来化为柔软的曲线,豹子收起爪牙趴下来变回了小猫。阿拉贡欣慰地看见莱戈拉斯回到了他最熟悉的轻松活泼、无忧无虑的状态。

“这么说,这一切都是真的?我们最后胜利了?你继承了刚铎的王位,还重建了繁荣昌盛的国家?这一切都太棒太不可思议了,我感觉自己还在做梦。”

好奇的精灵开始在房间里打转,一边四处打量一边抛出一连串问题。

“阿拉贡,你的床为什么是双人床?啊!我一定是糊涂了,伟大的国王当然会有王后呀!难怪你一睁眼就要吻我,是不是把我当成你的王后了?”莱戈拉斯一边说还一边给自己圆上了,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

不用当成,你本来就是。阿拉贡在心里说。

“你的王后在哪里呀?我有点好奇她是谁了。”

“他现在不在这里。”

“他?”莱戈拉斯敏锐地捕捉到这个关键字。

“你介意吗?”阿拉贡紧紧盯着他。

“怎么会呢?”莱戈拉斯轻松地笑起来,“精灵对于真爱向来非常包容。不过,现在我更好奇了。让我猜猜看,‘他’是一位精灵?”

“你猜得很准。”

莱戈拉斯心里酸酸的、涨涨的,像是扎破了一颗初秋未熟的浆果,青涩的汁液填满了整个胸膛。他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这样。他的好朋友建功、立业、成家,有了陪伴一生的伴侣和幸福美满的生活,他难道不该真心实意地感到高兴并献上祝福吗?可是,在喜悦之外,为何又有一丝隐约的失落和酸楚,拉扯着他的心脏?

莱戈拉斯不知道,阿拉贡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前抱住他,给他一个深吻,告诉他他就是他的王后,告诉他他有多爱他,告诉他他们一起经历了多少艰难的战斗,最终携手并肩成为最深情的眷侣。但阿拉贡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冲动。他是在黑门之战胜利后才向莱戈拉斯剖白心意的,圣盔谷的时候,这个单纯的小精灵还以为他们只是“世界上最要好的朋友”呢。如果此时贸然将此事说出,莱戈拉斯一定会受到巨大的冲击。

“能和我说说你的‘他’吗?”莱戈拉斯轻轻地问。

阿拉贡的眼眸闪了闪,陷入无边柔情。

“我难以用语言形容他,或者说,最庄严的乐章和最华美的诗篇也不能吟咏他的万分之一。他是光明、高尚和美的集合,是黑暗和堕落的反面。他的生机和力量如同春日的草木一般蓬勃葳蕤,同时他又拥有最纯净柔软的心灵,如高山之巅白雪不化。他就是希望本身,给予我无限的信念和勇气,只要在他身边,我就感到无比安心。即使将他比作星辰,我也嫌星辰的光芒还不够璀璨,要我说,他是东方天空亮起的第一缕晨曦,是我在漫漫长路上冲破一切黑暗也要追寻的曙光。”

莱戈拉斯笑了。“你一定很爱他,才会穷尽最华丽动人的辞藻来描述他。我简直难以想象,世间会有如此完美的存在。”

阿拉贡也笑了。“他自己也这么说。不过,我觉得是因为他太过谦虚,意识不到自己有多美好。”

“我真为你高兴,阿拉贡。虽然见识不到,但我想也只有这样美好的人物才能与你相衬。”莱戈拉斯垂下眉眼,“希望在未来的这个时候,我也依旧能陪伴着你。”

阿拉贡深深地看着他,他感觉自己快要忍耐不住了,胸中那团炽热的火焰滚动着,迫不及待要冲出来。

“其实他……”

莱戈拉斯忽然按住了他的唇。

“不要告诉我他是谁。让我自己去发现,让时间来为我揭晓。好吗?”

阿拉贡咽下了涌到嘴边的话。

既然这份感情注定会成为现实,那么,也不必急于一时。就让一切,在醉人又绵长的时光里慢慢酝酿吧。




天色微亮。远方的山脉和城镇楼阁的屋宇被曦光勾勒出安宁静谧的轮廓,淡蓝色的烟岚飘动着,时不时掠过一只飞鸟。早起的人家升起炊烟,夹杂着几声犬吠,飘散在天边妍丽斑斓的朝霞里。

莱戈拉斯趴在露台的栏杆上,好奇地张望着,阿拉贡悄悄从身后接近他,见对方没有反对,大着胆子从背后搂住他的腰。

莱戈拉斯发出一声沉醉的喟叹:“这是我们为之战斗和守护的土地吗?如此,一切的鲜血、伤痛和牺牲都值得了。”

“以后,你还会见识到更多更美的风景。”阿拉贡摩挲着他金色的长发,温热的气息吐在他耳畔。

“我有时也会迷茫,甚至会恐惧,我们正在奋斗的一切,真的能有美满的结局吗?毕竟,胜利的道路只有一条,而失败只需踏错一步,就足以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阿拉贡,你就是我们的光,只要有你在,我们就不会失去方向,就像你的名字一样,永远是我们的希望。甚至我发现,即使你不在了,我的心中依然有光,虽然眼前是重重黑暗,但我坚信,那是曙光来临之前,最后的黑夜。”

“你对于我,亦是如此。”阿拉贡抱住莱戈拉斯,胸膛紧贴着他的后背,两颗心脏有力地跳动着,仿佛被无形的血脉联系在一起。

“我想我有点困了。”莱戈拉斯打了个哈欠。不同于之前被恐惧撕裂、被悲伤掏空的沉重的疲惫,他现在感到的,是真真切切的放松、幸福而充实的困倦。

“那就好好睡一觉吧。你现在需要睡眠和休息。”

阿拉贡把莱戈拉斯抱回床上,温柔地阖上他的双目,然后在他的额间印下一吻。那是一个不带任何情欲的,最庄重、最虔诚的吻。




莱戈拉斯再次醒来的时候腰酸背痛,头昏脑胀。他感觉睡了很久,又感觉根本没睡着。他好像做了一个梦,梦的内容却完全记不清了。但那一定是个幸福的美梦,因为他心中鼓动着澎湃的信念,那些随着阿拉贡的离去而消逝的力量又回到了他身上。

他听见外面的人群吵吵嚷嚷的,似乎在说谁回来了。

莱戈拉斯走向门口,正撞见阿拉贡推门而入。

他的背后是万丈曙光。



End.

麦克蓝 发表于 2021-7-4 23:0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棒!!(我为什么这么喜欢看炸毛的叶子暴捶茫然且无辜的人皇的画面啊我不对劲
orlando1899 发表于 2021-7-7 14:45:2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多么希望这就是故事真正的结局T T
秀色当前不可餐 发表于 2021-7-11 00:26:55 | 显示全部楼层
太美好了!喜欢那段晨曦曙光的比喻~太美了。在失去对方的梦境里来到未来听到表白,这是最美的梦境了。醒来人就回来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白树开花同人论坛

GMT+8, 2021-9-22 07:51 , Processed in 0.15537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