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432|回复: 0

[单篇] 颠倒青苔 Make love and war (皮皮圆儿)

[复制链接]
不枉凝眉 发表于 2021-7-1 14:34: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AU
出处: -
标题: 颠倒青苔 Make love and war
作者: 皮皮圆儿/不枉凝眉
译者:
章节: 1
配对: al
级别: G-PG13
类型: 剧情 
警告:  
概要: 教父AU,警(A)匪(L)相爱相杀,更像一个脑洞的摸鱼
说明: -
本帖最后由 不枉凝眉 于 2021-7-1 18:27 编辑

阿拉贡在回家的路上已经做出了设想。
最可能的是林迪尔,林迪尔还不是家族顾问,但不管是伊姆拉崔还是其他家族的人,都清楚他一定会接管顾问的职位。事实上,爱隆已经开始让林迪尔接触家族方方面面的事务。或许前来与阿拉贡洽谈将是林迪尔接任前的最后一件工作。
不过也可能是格洛芬戴尔,顾问本人。他比林迪尔更有经验擅长处理这样的事务。虽然阿拉贡知道这一次的生意还不足以出动顾问,但在涉及阿拉贡的事情上,伊姆拉崔家族总是更加重视。无论如何,阿拉贡仍然是爱隆的教子,在十五岁之前都在教父膝下长大。更何况,格洛芬戴尔与阿拉贡的私交更好——这并不是说他开出的条件或做出的警告会更温和,只是这意味着一切还有周旋的余地,意味着家族认为阿拉贡不算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敌人,而仍然是家族的小儿子。
这么说,其实或许他会在开门之后见到教父本人。虽然听起来相当冒险,但并不是全无可能。至少在阿拉贡刚从警校毕业的时候,曾经接受过教父的拜访。唐希望他回到家族中,而不是做一个条子,最后跟他亲生父亲一样死无全尸。在阿拉贡明确表示拒绝之后,爱隆也还会前来看望他的教子,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片儿警,一方面向其他家族表现出保护的姿态,另一方面也是对阿拉贡本人的警示。
在所有人中,阿拉贡最不想见到的是萨鲁曼。虽然这位指挥官已经效忠家族许多年了,但阿拉贡不喜欢他。这是来自西西里岛的直觉。
把车停在楼下,他注意到家里的灯没有开,所以不是格洛芬戴尔,他喜欢开灯的环境;上楼的时候没有看到哪怕一个保镖,排除爱隆,教父的谨慎不允许他这样冒险。那么是林迪尔还是萨鲁曼?
阿拉贡匀速转动钥匙打开了门,在锁好门之后才打开了灯。
既不是林迪尔也不是萨鲁曼。
莱戈拉斯蓝色的眼睛和黑洞洞的枪口一起望着他。
阿拉贡转身把钥匙挂在门口的挂钩上,没有在意自己露出的破绽:“好久不见,莱戈拉斯。我该想到的,除了你,没几个人会单枪匹马闯到这儿来,并且不在门口的脚垫上留下任何痕迹。”
他没有得到回应。
阿拉贡不看黑洞洞的枪口。他举起两手,对莱戈拉斯笑了笑:“自从我上班之后就没再见过你了,莱戈拉斯。”
“我们这行还是最好不要见到警察。”莱戈拉斯回答。
阿拉贡点点头:“这正是我离开家最遗憾的事情。”
莱戈拉斯不为所动。
阿拉贡又问:“亚玟还好吗?”
“她很好。她的丈夫也是。”
阿拉贡有点吃惊,但同时舒了口气:“没有人通知我。我竟然没有给我的姐姐送上新婚贺礼。”
莱戈拉斯忍不住嘲笑道:“即使接到请柬,难道你会走进爱隆先生的房子?”
“爱隆先生对我表示了原谅,但恐怕很多人并不想见到我。”
“如果你肯回头,他们会张开怀抱拥抱一个兄弟。”莱戈拉斯在阿拉贡开口之前紧接着说:“可是你回不了头了阿拉贡。”他的声音很平稳,就像他端着枪的手:“哈尔迪尔死了,”他说,“他是一名好手,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阿拉贡柔声道:“我也很难过,莱戈拉斯。”
“不,不是难过。他原本不会死的。如果不是因为你,阿拉贡。”
阿拉贡默然片刻才说:“我并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
“你背叛了家族,你离开了我们。”
阿拉贡叹了口气:“我不曾背叛,莱戈拉斯。我想你该知道的。我的祖祖辈辈都穿着警服。爱隆先生收养了我,可我从来不是家族的一员。”
莱戈拉斯短促地笑了一声:“是啊,即使你差点成了亚玟的丈夫,差点接管了格洛芬戴尔的手下。”
“你原本可以什么都不做,就像佛罗多。他从小在外面读书,巴金斯的事他从来不过问。可是你,阿拉贡,你跟所有人都是朋友。你向我学习射击,然后用我交给你的办法在警校拿到优秀。我亲爱的亚玟,长岛的暮星,她像遭霹雳一样爱上了你,为你流泪。就连我的父亲,即使他对泰尔康泰嗤之以鼻,也会承认你是好样的。可是然后呢?你得到了我们的信任,然后把它扔在地上还要踩上几脚。当然,你可以说我们只是一厢情愿,以为幼小的狼崽可以被羊群同化。但是现在没有回头的余地了,阿拉贡。哈尔迪尔是我的朋友,是罗斯洛立安家族的好手。就算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带人用枪指着我的脑袋,我也能放心地把后背交给他。可是现在他死了。因为你的过错,阿拉贡·泰尔康泰。”
阿拉贡吸了口气:“可我甚至不知道这件事,莱戈拉斯。我确实在前一天的港口看到了哈尔迪尔也跟他说了话,可我并没有向任何人泄露他的行踪——我知道罗斯洛立安的生意得到法律的保护。”
“我知道。你确实没有向你们的上司汇报,可是乌鲁克家族的簿记人发现了你。哈尔迪尔注意到了他们,为了暗中保护你离开,他才被他们杀害了。如果你是家族的一员,他原本可以叫人增援。可是他只能寡不敌众。他是因为你才死去的,阿拉贡。”
阿拉贡想了想,他慢慢地说:“这不是私人恩怨对吧,莱戈拉斯。”
默克伍德家族的行刑人眨了眨蓝眼睛。他字斟句酌地回答:“只看重私人恩怨的家族是不能长久的。”
阿拉贡点点头:“我明白了。我想罗斯洛立安夫人或许并不想要我的命,但整个家族不会这么想。哈尔迪尔是罗斯洛立安最优秀的指挥官,一定得有人为他的命买单。乌鲁克不够——我知道前几天在第五大道的火拼——那个最终原因,也就是我,必须被了结,对嘛?”
他向沙发走了两步,毫不意外地注意到莱戈拉斯随着他的动作略微抬高了枪口——准确地指向他的眉心。
他张开两手,示意自己没有武器:“我的配枪不能带回来,莱戈拉斯。”
“我知道。”
阿拉贡望着莱戈拉斯,就像他曾经无数次做的那样。但是正如同从前的无数次凝视,他知道自己只能增加绝望。过去他在凝视中醒悟,莱戈拉斯不懂他的心意;现在他则明白,自己一定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他于是问:“你还知道什么呢,莱戈拉斯?”
“我知道你在街区混的很开,被称为‘解决问题的人’。我知道你简直成了附近的另一个唐,不过用的全都是所谓的合法的手段。”莱戈拉斯客观地回答:“不过我不关心我已经知道的。我只想知道我过去不知道的。比如你为什么不能接受家族的资助。别用什么家庭传统的借口,那些虚假的东西没法困住你。我想知道,你到底为什么一定要与家族划清界限。你完全可以在家族的庇护下完成一切。你完全可以跟我一起完成这一切。”
阿拉贡坐在莱戈拉斯对面:“因为总有一天家族需要完全脱离它曾经的事业。一切都要合法化。这个世界也一样。就像我去大学之前告诉你的,我想有一天在国会有一个位置,然后把那些曾经肮脏的东西剔除出去。”
“家族可以给你帮助。”
阿拉贡叹了口气:“而那将是家族的胜利,不是法律。即使现在家族仍然胜出,可是总有一天,这样的铁律将要失效。”他向窗外望去:“登兰德家族的下场你已经看到了。家族要么改变,要么会被拔除。我们谁也逃不掉。”
“那样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莱戈拉斯。”阿拉贡定定地望着莱戈拉斯。
“我知道。”莱戈拉斯轻声说:“我知道。”

莱戈拉斯从窗户跳了出去。他沿着消防梯迅速爬上楼顶,猫着腰敏捷地跳过两座楼之间的缝隙,沿着水管滑下来。
他观察过,附近有一群嬉皮士,每周这个时候都会喝得醉醺醺的路过这儿。莱戈拉斯把头发搓乱,贴着额头绑上一条很宽的、挂着各种银色链条装饰品的发带。他想了想,又把外套翻过来,露出后背上大大的“make love not war”。在嬉皮士们经过的时候,他轻而易举地混了进去。
他们高声喧闹,东倒西歪地向深夜中走去,推开下一家酒吧的大门。
莱戈拉斯心不在焉地跟着他们。他的脑子比平时要混乱一点。这跟他每次执行任务之后的感觉不一样。不,当然不是在想阿拉贡。不是在想睁大了眼睛、脑袋上有一个汩汩流血的圆圆的弹孔、躺在地板上的阿拉贡。也不是过去活着的,总是不知道为什么盯着他的阿拉贡。
但莱戈拉斯是在想阿拉贡说的话。他明白,阿拉贡说得对。他的,他们的时代,已经就要过去了。但是莱戈拉斯不在乎。他的根系深深扎在那个旧时代里。
阿拉贡知道很多,可还有很多他不知道的。他不知道莱戈拉斯会在每个周末开车在警校外面转一圈,正好卡在阿拉贡出校休息的时候;他不知道哈尔迪尔已经升任了罗斯洛立安新的首领;他不知道乌鲁克的长子被哈尔迪尔击毙,而乌鲁克要求血债血偿的名单里有阿拉贡的名字。
他不知道,他的教父和瑟兰督伊在书房里谈判:“我想你其实可以保护好我的儿子。你可以随便出什么价钱。”
“但乌鲁克对他势在必得。你知道那些疯子,就算只剩下最后一个人,他们也一定要得到阿拉贡。我当然可以尽力保护他,但代价将是我的儿子和半个家族。这划不来,爱隆。”瑟兰督伊把烟碾灭在烟灰缸里。
爱隆·伊姆拉崔不能不承认这一点。作为家族的唐,他的洞察力绝不比瑟兰督伊差。而莱戈拉斯坐在沙发扶手上,抛接自己的匕首,一停不停。
“那么只剩下一个办法了。”伊姆拉崔按揉着额头:“如果乌鲁克找上他,他将遭受无尽的痛苦。”教父转向莱戈拉斯:“孩子,我想这次我需要你的帮助。”
莱戈拉斯收起匕首:“枪?这是痛苦最少的方式。”
教父在胸前画了个十字:“愿我的小儿子灵魂安息。”

莱戈拉斯回到了伊姆拉崔家。林迪尔告诉他教父正在书房等着他。莱戈拉斯推开书房的门。爱隆正在看一张相片:“看这个孩子,莱戈拉斯。他像不像阿拉贡?”
莱戈拉斯探头看了一眼:“阿拉贡比他更倔强。”
爱隆把照片推开:“这是阿拉贡收养的孩子,住在寄宿学校。”
林迪尔敲敲门:“教父。”他递过来一张领养单。上面是爱隆的名字。
爱隆接过文件:“很好,林迪尔。有可靠的人在照顾他?”
林迪尔说了一个名字。爱隆满意地点点头。他又转向莱戈拉斯:“这个孩子也叫阿拉贡。阿拉贡二世。莱戈拉斯,我的孩子,你愿意教他射击吗?虽然他将在远离家族的地方长大,但我们还是要确保,他一定是家族的一员。”
莱戈拉斯没有说话,但他低下头,亲吻爱隆的戒指。




叶子说你离开了我们,那里借用了叉男逆转未来里面教授歇斯底里地怒吼:you took her away and abandoned me! 不过叶子在这里是情绪稳定陈述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白树开花同人论坛

GMT+8, 2022-12-1 20:47 , Processed in 0.10584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