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10|回复: 4

[连载] 为了密林For the Good of Mirkwood

[复制链接]
青菜波澜 发表于 2021-6-24 09: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FPS背景
出处: -
标题: 为了密林For the Good of Mirkwood
作者: 青菜波澜
译者:
章节: 1
配对: AL
级别: R
类型: 剧情 
警告: 生子 
概要: 围绕阿拉贡的阴谋,由他最信任的朋友莱戈拉斯设下。一切都是为了密林。
虽然时间线上大绿林已经改名绿叶森林,但标题中的“密林”不是误写。
阴暗向。
说明: 翻转《为了刚铎》!
AL不逆!无性转!
有生子!(叶子生!)
叶子黑化!叶子黑化!
1
阿拉贡看着他的精灵朋友的纤细背影。莱戈拉斯没有绑头发,而是任其垂落,柔顺的金发因他轻快的步伐而在空气中微微浮动,像美丽而梦幻的影子。他也没有佩戴任何装饰,但这打扮很合衬他的银色长衬衫。他一如既往地美丽,而且这美丽会一直持续到世界的末日。
今天这只是一次常见的短暂拜访。刚铎与阿诺的事务繁忙,但阿拉贡已经熟练于将早年所习的垂拱之道用于实际。游侠出身的国王因此得以有空闲,他偶尔会带着少量精挑细选的随从外出访问调查,这次经过伊锡利恩(如今已经是法拉米尔名义上的领土),国王就来找他的精灵朋友。
“好啦。”莱戈拉斯端来一个银托盘,里面摆放着两只杯子,一个绘着藤蔓的精灵茶壶,还有一些时令水果。虽然他几乎是轻盈地跳过来的,但托盘里的东西全都好好的。“伟大的国王来到此地,普普通通的西尔凡精灵只好勉强地奉上自己的所有,希望这能让陛下满意。”
阿拉贡忍不住笑了。“永远不要这样说自己,我的朋友。即使是开玩笑。你应当知道你与你的族群对我有多重要。”
莱戈拉斯调皮地笑了笑,接着用转为探究的眼神望着阿拉贡,似乎想从他的表情中读出一些什么复杂的东西。人类不喜欢这种眼神,但是他在其中感到了关怀,再说,他已经习惯被这些智慧而神秘的生命打量和善待了。
那对蓝眼睛的纹路就像是贝壳上精细的轮环。阿拉贡小心地移开目光。无论是为了莱戈拉斯,还是为了自己,都不宜提起海洋。他没忘记那海鸥曾经怎样地让眼前的精灵失神。也没忘记那港口带走了自己的什么
他端起注满了茶叶的茶杯,喝了一大口。味道绝佳。不论方才莱戈拉斯在玩笑里如何声称自己献出一切,至少森林精灵制作草药茶的技能真的出神入化,这次也的确为了自己不遗余力地发挥了最高水准——“献出一切”这句大概是真的。也许这种茶的疗愈能力不像瑞文戴尔之主的作品那样神奇,但味道绝对远胜。阿拉贡轻轻搅动着茶水,小勺子没有敲打在杯壁上。他的礼仪是在瑞文戴尔学得,一直很不错。
所以他能够忍住方才涌上来的怒气。如果真的打算窥伺什么,莱戈拉斯可以做得更隐蔽,而阿拉贡知道自己的挚友不会对自己怀有什么黑暗的心思。但刚刚那样直截了当的目光很明显是在观察他的反应,这是精灵的方式,在告诉他所有人都在为他担心。
因为阿尔温西渡了。
突然的决定——对所有人都是如此。暮星与人皇之间的故事被众多人类与精灵知晓,但谁也不明白为何在和平来到时会有这样的变故。但是无人可以扭转阿尔温的意志,她的心早已向往大海,且她声言此处已经没有自己留下的理由,她渴盼着尽早离开。
埃尔隆德几乎欣喜若狂,虽然对养子他心怀同情,但不必失去爱女令他难以自禁。虽然目睹养父的欢欣并非全无触动,但是对阿拉贡而言这依旧是无穷的挫败与谜团。为什么她会忽然选择离开?在如今中洲已然平定的时候?她放弃了曾经的誓言和约定,却没有留下任何理由。阿尔温的离去带来的迷惑更甚于伤痛。
虽然伤痛也难以忍受。
我很理智,他告诉自己,控制着心情,轻轻捏住杯子的细把手。
而莱戈拉斯是在关心我,也许森林精灵不像高等精灵那样善于理解,但是你应该相信你的朋友。
但是他的确被阿尔温的选择影响到了,而且是不好的那种。
之前的阿拉贡不会这样一声不吭地在国事活动中离开队伍,留下禁止跟随追踪的命令,只为了拜访自己的朋友。这行为轻率而鲁莽,和不负责任只有一线之隔。而且这样的行为会伤害那些忠实的同伴。但是此时的阿拉贡就像所有正在忍受痛苦的人一样,认为自己有权利给别人带来一些小小的不便。
现在他几乎是期盼着危险和战斗来给他解脱,让他在痛苦中获得喘息,只有当他全心投入每一下砍击、每一道命令,才能暂时忘却心头巨大的压力。也只有在那样生死相搏的时刻,他才能体会到自己原来还珍惜自己的性命。
他与阿尔温的牵绊持续了太多年,甚至莱戈拉斯认识阿拉贡都要更晚一些,虽然他们已然是终生的挚友。那些曾经的痕迹已经深深刻在了阿拉贡的生命里,骤然抽离,留下的便是摇摇欲坠的人生与心智,像被虫蛀空的木柱。
所以他才选择来到这里,来到中洲的精灵里面寻找安宁。也许他们以为国王是想要寻找暮星为何离去的答案,但阿拉贡其实只想重拾当初的自己,回到尚且不了解何为爱情的时候,在这些美丽的生灵中寻找记忆中的安稳。就像那些他还没有遇见暮星,只是在瑞文戴尔燃烧热血,学习如何对抗日渐深重的黑暗。
幸好莱戈拉斯总会包容他的一切。
一切。精灵天生厌恶黑暗,而带着最浓重的黑暗气息的魔戒,还有埃尔达大地最黑暗的魔多,这位来自密林的精灵都陪伴着自己去了。其他的人——比如博罗米尔或许认为精灵是为了自己的故乡。但是弗罗多看到得更多,阿拉贡能从持戒人的目光中发觉到了然。精灵只是为了阿拉贡而来的。
阿拉贡又喝了一口茶。莱戈拉斯意识到他的心情,早已垂下了眼睛不再凝视。精灵并不感到疲累,坐在椅子上只是为了陪着人类。他轻微摇晃着身体,手指描画着桌面上木头的纹理。
草药茶的效果的确不错,令人静心凝神,而且还有一些轻微无害的舒缓作用。在那些他们终日狂奔、追逐捕获了霍比特们的敌人时,精灵会在自己守夜的时刻从箭筒里拿出一些给两位朋友煮水饮下,这样当他们在短暂的小憩后醒来时又会像婴儿一样清新。吉姆利比他表现出来的还要喜欢这种精灵的饮料。而这一次的茶甚至比记忆里的还要美味。
的确棒极了。这种茶。阿拉贡的全身懒洋洋的,阳光照在他身上非常舒适,森林里的鸟叫像是催眠曲。他打了个哈欠,睡意朦胧地对莱戈拉斯的银色身影露出了歉意的笑容。
精灵的声音听起来已经模糊了:“你需要休息,阿拉贡。”
没错,的确如此,莱戈拉斯的话总是那么正确,特别是当那有关阿拉贡自己的利益。国王还没来得及回答就陷入了梦乡。


穿过层层迷雾,他看到了一个纤细的身影,高大,然而优美。瀑布般的黑色长发垂了下来,额头上是镶嵌复杂的宝冠。
是阿尔温。
一时间阿拉贡搞不清自己究竟身在何处。仿佛自己又回到了被出现在洛汗的座狼拖下悬崖的时刻,阿尔温的光芒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她依旧那样美丽而温暖。男人吐出渴望的叹息。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就好了……
如果这是个梦,那它的确像是真的。阿尔温轻轻拉住了他的手,阿拉贡微笑了,他现在躺在瑞文戴尔的一张窄榻上,面对着空旷的山谷景色,身边手里是熟悉的温度与亲切的肌肤触感。
阿尔温轻轻地把他压在了床上,但没用上精灵的力量,阿拉贡任由她这样亲昵地嬉戏。垂落下来的长发闪着些微的银光,他伸出手去,抚摸那些顺滑如丝绸的清凉头发,看着它们在指缝间,就像是流经粗糙石滩的清澈流水。
身体放松了下来,他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体味过这样单纯而安心的快乐了。他再次抓住那束头发,用上了一点力气。
不要离开。他轻轻动动嘴唇,无声地祈求。
阿尔温听到了,她微笑,然后嘴唇压了下来。她的蓝眼睛里有奇异的纹路,像精美的贝壳。
这只是个梦。阿拉贡想。一个无害的梦。一剂令人放松和治愈的药。
然后他把自己交给了这个梦。


清晨林木的扑鼻芬芳唤醒了阿拉贡,他微笑着,暂时不愿睁开眼睛。昨夜的梦实在很美,很美也很伤感。
他确信自己在其中感到了悲伤,而这种感情并非来自于他而是来自于阿尔温。他为了这悲伤流泪,但还不愿去思考。这悲伤甚至比梦的美妙更让他沉沦。
耳侧传来非常非常轻的开门声。阿拉贡没能完全收敛自己的微笑,他嘟囔着:“我已经醒啦,莱戈拉斯。”
但是他的朋友并没有像他预料的那样扑过来,揶揄他睡得像一些只有精灵才见识过的懒惰动物,就像以前发生过无数次的那样。实际上,连开门的声音都半途断了,似乎精灵完全停下了动作。
异常。莱戈拉斯可能是遇到了危险。
这想法让阿拉贡瞬间清醒,他抓起放在床头的武器,跳起来面对着门口的方向。如果精灵在那里遇到了什么,他本来至少能出声示警。
但是门边没有敌人,只有一个看起来非常惊愕而且……而且害怕的精灵。
有那么一瞬间,阿拉贡几乎认不出来这个精灵。这不会是莱戈拉斯,他想,莱戈拉斯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他应当永远快乐而无畏,他这样给所有人带来过多少安慰和信心?但是此时此刻的这个精灵看起来是那么的无助,好像世界上的一切都已经脱离了掌控。而且他不是正在开门进来,而是想要出去
从阿拉贡睡着的房间出去。
悄悄地。
然后阿拉贡的目光落在了那些斑驳,它们就在精灵本应无瑕的肌肤上,因为那神奇的治愈能力已然消退了一些。与此同时,床单上一些冰凉的东西提醒了他。一场虚幻的梦不会带来这样多的痕迹。
他的双腿失去了力气,缓缓蹲了下来。武器掉落在地毯上,发出沉闷的响声。他双手捂住头,想从头痛里找到一些记忆的碎片。
但是他的身体并不痛苦,甚至因为草药茶而神清气爽。他不仅仅有记忆的模糊碎片,他甚至相当完整地记得,自己抓住的那头发是金色的。
金色的。他和他的挚友。另一位精灵。而那个精灵正要无声地离开,而他几乎就成功了。
“不……”阿拉贡低吼。莱戈拉斯转过身,修长的手指勉强拉着身上的衣服,走过来打算扶住他的肩膀,但是被人类挥开了。
“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这不是真的,阿拉贡,只要你不想它就永远不会是。”莱戈拉斯慌乱地说着,“只是阿尔温,她说你需要一些精灵的安慰——”
我不需要什么安慰!”阿拉贡失控地大吼,“她怎么能——怎么能认为一个替代品就足够?她没有留下,就让你来打破我的誓言?”
莱戈拉斯的脸色甚至更加苍白了。但是阿拉贡正处在盛怒之中,他抓起床头柜上的一个雕塑对着精灵丢了过去,莱戈拉斯一偏脑袋,雕塑擦过他的一只耳朵,在光洁的额头上留下一块青紫。疼痛让他皱了皱眉。那雕塑在地毯上滚远了。
滚!”阿拉贡大吼,“带着你和你的安慰从我这里滚出去!”
他真希望自己在那个词里灌注了足够多的恶意,最好能让这个精灵夜不能寐。

TBC
 楼主| 青菜波澜 发表于 2021-6-24 09:5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菜波澜 于 2021-6-24 09:52 编辑

2
阿拉贡缓缓坐在地上。他没法忍受看着那张床,甚至连这个房间都变得难以忍受。如果不是他如今是这么疲倦而无力,一定会立刻离开这里。
他环视着这个房间。简单而结实的衣柜,一张桌子,可以用来吃东西,也能够摆得下刚铎与阿诺之王的大部分公文,有些时候打猎归来,阿拉贡会直接将不常用的武器和猎物一起丢在这里先去冲个澡,等到他回来的时候,一切都会被整理好:猎物在厨房或者正在被剥皮,武器已经清理完毕挂在墙上。
莱戈拉斯曾经很多次嘲笑人类这种不讲究的行为,但是阿拉贡享受着这种任性的机会和无条件的溺爱,虽然他绝不会对任何人承认。
叹了口气,男人疲惫地捂住了脸。这个房间里的一切都熟悉得令人发指,宽阔的阳台外,古老高大的山毛榉正应和着时节披戴着华丽的翠绿叶片。地板上留下了拖拉重物的凹痕,还有武器掉落砸出的小坑。甚至墙面上那些经常悬挂武器和衣物的地方都显出了淡淡的浅色。一切都那么熟悉,布满自己生活的痕迹。他曾经在这里度过许多个惬意放松的夜晚,但是就在刚才,他和自己的朋友。朋友
既然你还当他是朋友,就应当待他公正。脑子里有个声音说,明确而清晰,就像在讲世界上最简单的道理。
阿拉贡回答那个声音。我知道,我把对阿尔温的愤怒,还有对她离开的痛苦都加诸莱戈拉斯身上,这不对。
那就去道歉。那个声音建议。它听起来像一个稚嫩的小男孩。
我不想。我还没有想好——而且莱戈拉斯也应该得到自己的那一份惩罚,不是吗?
这一切都太荒谬了。阿尔温认为我需要这样的安慰,而莱戈拉斯甚至也接受了她的说法。他们是都疯了吗?我们认识了那么久,难道还不足以了解彼此?
而且,阿拉贡回想着自己在瑞文戴尔所学到的关于精灵的一切,在对待爱情上,精灵绝对不是随意的种族。“安慰”不是理由。莱戈拉斯为什么会这么做?这不仅仅是对阿拉贡的侮辱,对精灵本身来说也应当是很严肃的一件事。
在这样思索的同时,阿拉贡已经发现了自己内心的答案。他仍然对莱戈拉斯的所作所为感到震惊和憎恨,内心却早已做好了原谅的准备。这是一次意外,但它来自于一颗真诚的朋友的心,这个朋友永远会愿意为了阿拉贡付出一切。这次的事情对他而言也不轻松,不是吗?
他小声呻吟着抱住了脑袋。他与阿尔温和莱戈拉斯都熟识已久。此时此刻,阿拉贡无比怀念自己已经西渡的养父,埃尔隆德对这一切应该能有些线索,对于这些见多识广的精灵而言,时间的流逝很难察觉,但他们从不错过任何一个可能的预兆;阿拉贡身处急速流动的时间里,却深感微妙的迹象难以捉摸。
但他至少早已学会面对问题不要苦守独自解决之道,而且深受他信任的精灵依然还在。在那样的尴尬和怒火之后,重新面对朋友需要勇气,但阿拉贡的心底从不缺乏勇气。


阿拉贡是在弓箭场上找到了要找的精灵。这里是莱戈拉斯最喜欢的场所之一。虽然如今的中洲已然迈向和平,但捍卫和平并不比缔造它更轻易,强大的武力仍然是必要的。阿拉贡甚至会定期派遣适龄的杜内丹人还有一些刚铎贵族来这里接受箭术的训练。法拉米尔长期驻守国都,莱戈拉斯,虽然他一再强调自己只是个西尔凡精灵,但是即便是散漫的西尔凡也都自发的接受他的指示。莱戈拉斯相当于伊锡利恩的实际领主,所以阿拉贡对此地一向放心。
他们之间的友谊深厚有目共睹,当然,那些刚铎贵族也会发觉这联盟坚不可摧。即便瑞文戴尔的精灵力量已衰落,但国王并没有失去精灵的支持。
莱戈拉斯正在为手里的一张弓调试弓弦。这工作对他而言轻而易举,所以他侧过头去和一个深红色头发的西尔凡精灵说笑着,金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额头上的痕迹几乎已经消失,只留下一个浅淡的阴影。
但是他的一只耳朵还在渗血。阿拉贡揪心地意识到这正是他给朋友留下的伤痕。精灵的耳朵敏感而脆弱,血管丰富。莱戈拉斯小心地调整了自己那只耳朵边的细辫子,不让发丝触碰到伤口。
他编起头发来了。阿拉贡想,昨天你看见他的时候,他那么坦诚,那么快乐,只想帮助你。他在自己最信任的朋友——一个人类面前散着头发,但是你让他不得不编起头发,就好像这还在战时,没有和平与安全。
你就是那个让他受伤的人。
之前一切拒绝道歉的想法都烟消云散,那个小男孩的声音占了上风。阿拉贡快步向前,毫不惊讶于莱戈拉斯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到来。精灵对身边的同伴做了个手势,那些围拢来的西尔凡精灵们就散开了。
“阿拉贡?”莱戈拉斯快活地说。
人类注意到这一次精灵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问自己睡得好不好。
知道我睡得不好,阿拉贡阴郁地想,他真的明白自己做了什么吗?
他一定在神色上流露出了自己的情绪,因为下一秒莱戈拉斯就低下了头。阳光在他衣领上的宝石饰针上跳跃。
“我也以为你应该知道,”精灵的另一只耳朵也几乎像受伤的那只一样红了。“我不会做违背本心的事情。”他修长的手指拨弄着弓弦。
然后他们对视。然后——阿拉贡明白了。
天啊。他早该知道——莱戈拉斯会为了他做一切事情,只不过他一直以为原因只是友情。如今看来,这里面包含了更多的东西。这解释了很多。如果阿尔温会通过精灵的奇妙交流方式对莱戈拉斯提出建议,那么她定然早已察觉事实。
阿尔温不会因为这个原因离去。阿拉贡思考着,这里面一定另有原因。
但是莱戈拉斯——他太忠诚、太把自己奉献给阿拉贡的一切了。如果阿尔温在,那么精灵会永远是可靠的朋友,永远也不会有其他。但是阿尔温离去了,并且要求莱戈拉斯安慰阿拉贡……
想必阿尔温在对莱戈拉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他的答案会是什么。无法拒绝的诱惑。猎物已经深陷网中,绝无逃脱的可能。
莱戈拉斯会这样做并不奇怪,但是阿尔温呢?她曾经的未婚夫需要精灵的势力来平衡、对抗那些盘根错节数百年的刚铎贵族势力,也需要精灵的力量来协助清理那些被残余的黑暗笼罩的土地,为此需要稳固的联盟。
原本这联盟应当通过阿拉贡和她自己的婚姻来达成。但是暮星选择了离去。她是出于这样的考虑,希望能在被自己辜负的未婚夫和自己留在中洲的亲族间建立紧密的联系吗?
这一切都是为了刚铎
但是阿尔温应当明白,即使不揭晓这一切,仅仅作为一个朋友,莱戈拉斯也会帮助阿拉贡的。那么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强迫自己把意识撕扯回眼前。他和自己的朋友……而这个朋友原来一直对自己心怀着精灵那深挚的爱情。这让阿拉贡的心里填满了惭愧。伊露维塔在上,他得到了埃尔达大地上最美善的种族里最高贵、最美丽者的爱情,甚至还是两位。其中一位的爱意,他甚至长久以来一无所知。
天啊,莱戈拉斯,他满怀愧疚地在心里叹息。我应该如何面对你和你的爱情?你久已沉默,我却如此贬低你的奉献。他的拳头握紧了,咬紧牙齿,但脸上还是痛苦地扭曲了。
“行,”阿拉贡重重叹了口气,“没事了,mellon-nin(我的朋友)。”
然后莱戈拉斯抬头,眼睛像透明的银河激烈地流淌,蓝眼睛焕发出难以想象的吸力,迫使阿拉贡望向那发光的灰蓝色深渊。精灵脸上那流光溢彩的喜悦让阿拉贡立即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他误解了——以为人类接受了自己的感情……
*辛达语中的mellon既可以指普通的朋友,也可以指lover情人。至于lover的范围和具体使用情景不确定,此处姑且私设)
那样的幸福让阿拉贡心里被同情和煎熬填满。他痛恨自己为什么没能细心一点,选个其他的词。莱戈拉斯显然以为自己已经同意,可以做保持着情人关系的朋友——这种关系在人类和杜内丹人中并不少见,特别是在那些刚刚过去的战争岁月里。战士们汲取来自同伴的抚慰,获得与黑暗对抗的勇气。在那些并肩战斗的日子里,莱戈拉斯说不定早已无数次期盼阿拉贡对自己提出类似的邀请。天啊。
他该怎么告诉这个精灵,自己对他的感情并不是爱情呢?
但很快莱戈拉斯就露出了一个微笑,是那种了然一切、带点伤感,包容而温柔的笑。
他甚至没等阿拉贡开口就自己明白了。只要有可能,莱戈拉斯就不会让阿拉贡为难。阿拉贡不敢想象究竟这样的转折给精灵带来了多大的伤害:一瞬间的希望,然后是早已习惯的绝望。又或者,精灵早已多次说服自己这一切都不可能
人类屏住呼吸,回想起自己有多少次在莱戈拉斯面前表现出对阿尔温的爱意。如果说阿尔温早已察觉……那么,她让莱戈拉斯安慰自己,应当是希望自己能够接受这分不知已经延续了多久的爱。
她希望我能照顾好他,她的亲族。她也知道我需要他。
我需要莱戈拉斯。
“虽然我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来整理自己,”他拍了拍莱戈拉斯的肩膀,“但是我们的关系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莱戈拉斯没有说话,点了点头。“但是你需要一些休息的时间,”他垂着眼睛说,睫毛在阳光下变成白色,眼瞳像被垂柳掩映的幽深池塘。“我已经派人去向国都送去你的消息了。当然你也可以早点回去。”在说到最后一句话时,他的声音不若平时那样动听。人类注意到了这一点。
阿拉贡感激地握住了他的肩膀。“Hannon le(谢谢你),莱戈拉斯。杜内丹人会带着我的文书回去,我很愿意接受你的族人们送来的安宁。”


穿过层层迷雾,他看到了一个纤细的身影,高大,然而优美。瀑布般的黑色长发垂了下来,额头上是镶嵌复杂的宝冠。
是阿尔温。
一时间阿拉贡搞不清自己究竟身在何处。仿佛自己又回到了被出现在洛汗的座狼拖下悬崖的时刻,阿尔温的光芒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她依旧那样美丽而温暖。
这个梦似曾相识。也许他正在回忆起一个梦。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就好了……
下一秒,阿尔温的声音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这的确是现实,快醒来,阿拉贡。
但是他不想醒。他想留在这个梦里更久一些,只要再久一些,就会忘掉自己在莱戈拉斯的心底凿下了怎样的伤痕,得以入睡。
——阿拉贡,快醒来!
但是他真的做不到,他全身都很重,很重……但是很舒服,完全不想做任何移动。
——我们……我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
是啊,你犯了个错误。阿拉贡没想到自己的语气这样刻薄,这过头了,他真心感到抱歉。但是被恋人背叛的痛苦不会简简单单地消散。
但是我也犯了错误。他的内脏忽然沉重起来。我的错误不止一个,而且更加严重。我
——阿拉贡,你现在很危险,莱戈拉斯……
然后那些迷雾涌了上来,厚实如云朵,她的声音消失了,身影也没了踪迹。
阿拉贡的世界里只留下柔软又舒适的黑暗,耳边是隐隐约约的精灵歌声,莱戈拉斯的有力高音像遥远的铃铛。
晚餐后他就倒在了床上,莱戈拉斯大概正和族人们在一起,边唱歌边看护着国王。这样的情况下,他实在想不到能有什么危险。至于莱戈拉斯?我明白的,我不会放任他在那里独自苦恼,不必为你停留在中洲的同类担忧。既然你已经选择离去。
然后他翻了个身,继续睡了。
床头柜上摆着一只喝空的杯子,桌上一壶助眠的草药茶缓缓吐出热气。半透明的白色水汽漂浮在空中,随着精灵们的歌声和植物的簌簌描画了一个精准的、巫术的圆。
这个圆圈之中,阿拉贡正在熟睡,此夜将再无梦境来困扰他。


TBC
萝卜—luobo 发表于 2021-7-16 00: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探头探脑,再来看看太太有没有更新~
chupang 发表于 2021-7-31 20:44:3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有到这里来...
发现还有好多美文! ! !
期待更新
粞糖糖 发表于 2021-8-1 23:30:13 | 显示全部楼层
蹲蹲(探头探脑
巫术hhh说起来一直觉得中洲的魔法体系真的很朦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白树开花同人论坛

GMT+8, 2021-9-22 07:38 , Processed in 0.15883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