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42|回复: 1

[连载] 犯罪现场Crime Scene Investigation (幺正变换) 2020.09.19更新Scene 0

[复制链接]
幺正变换 发表于 2020-9-20 13:26: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AU
出处: -
标题: 犯罪现场 Crime Scene Investigation
作者: 幺正变换
译者:
章节: 1
配对: Aragorn/Legolas, Aragorn/Arwen, Elrond/Thranduil, Thorin/Bilbo, Kili/Tauriel, Viggo/ Orlando
级别: NC17
类型: 剧情 
警告: 角色死亡 
概要: 警探 AragornX 鉴识 Legolas的探案故事!
说明: -
本帖最后由 千雪 于 2020-9-27 11:12 编辑

Aragron 现在正坐在自家街区的快餐店里。

这家快餐店开了已经不短的时间,离 Aragorn 的家也只有五分钟的路程,但是他还是第一次来。这倒不是因为他崇尚健康的饮食,只是作为生活作息极端不规律的小刑警,他实在是没有空体会一下在速食店发呆的感觉。
况且刚蹲点蹲了一周的警察先生已经吃快餐吃到恶心,连闻到棕榈油味道都是一种折磨。他只好点了一杯红茶,有点太热了,他把褐色的杯盖完全掀开,放到了一边。
百无聊赖,疲惫,再加上心烦 … 如果不是质疑餐桌的洁净度他可能会趴在桌子上,他并不质疑餐厅老板 Faramir 的烹饪能力,但是长期和他哥哥 Boromir 共事,看多了Boromir的办公桌,让Aragron对兄弟俩打扫卫生的能力都有点质疑。在柜台后收银的是 Éowyn ,一个年轻能干的小姑娘。 Faramir ,据 Boromir 说,可是被这个漂亮姑娘迷得神魂颠倒,但她是社区高中来做兼职的,害羞的 Faramir 不知道该不该对女孩表白。
他的前方,靠近门的地方,坐了一大桌学生,正在吵吵嚷嚷地说着什么,似乎是个聚会,喧闹让其他顾客都没有选在他们身边落座。与 Aragorn 平行的地方是两个年轻姑娘,都留着齐腰的长发,一边吃东西一边小声说着什么。后面有两桌,但是 Aragorn 不好意思回头去注视他们,但从听到的声音和谈话的内容看,应该也是学生。
学生,学生,到处都是学生。 Aragorn 把头低下,重新看回了红茶。热气已经不冒了,棕褐色的液体中可   以清楚地倒映出他的脸。倒不是 Aragorn 对这群年轻人有什么偏见,只是瑞文戴尔市拥有好几座全国知名的大学,特别是以医学,文学和法学见长,这就吸引了无数来求学的学生,同时这里的人口构成也就变得分外复杂。再加上难以管理的毒品和枪支,密集的人口,冲动却缺乏自我保护力的年轻人,就让警察的工作更加繁重。
再加上让他有家不能回,干坐在快餐店里的,其实也该归咎于一个大学生。
今天早些时候, Elrond 把Aragorn叫到办公室。局长大人年过半百,从正面只能看到明晃晃的脑门。他和 Aragorn 的关系曾经很亲密,可在一些事情之后已经不是这样了。尽管这并不影响 Aragorn 对他的尊重,但是他也完全没想到 Elrond 找他是私事。
“ 我记得你现在还是住在那边,灰湾 17 号? ”Elrond 点着太阳穴。 Aragorn 把目光从他桌子上的照片收回来,点了点头。他知道 Elrond 并非是询问,甚至连印证都不是 ——Elrond 有着惊人的记忆力,他只是找一个谈话的发语句。
“ 我有个略微过分的请求。我的一位老友住在密林市。他的儿子在瑞文戴尔大学上三年级,想在附近租套房子。我记得你租的房间不小,恐怕对一个人来说未免有些空,而且如果有个人分担房租的话也会减轻你的经济负担 …”
“ 对不起,先生, ”Aragorn 不好意思地抬起手打断了 Elrond 的话, “ 我记得瑞文戴尔大学的宿舍不只提供给新生? ”
“ 他   前两年的确在住宿舍,但是我的这位朋友,他别的没有什么问题,哦好吧,可能在有些方面也有点问题,但是在教育孩子方面,他的确是有点对独生子过于溺爱了。上个学期他去了一趟瑞文戴尔的宿舍,发现没有衣帽间,于是给了他儿子两个选择 —— 去附近买套房子,或者他把宿舍买下来改造。 ”
“……”Aragorn 觉得这位父亲恐怕不是有点问题, “ 但是合租……? ”
“ 他儿子的性格和他一样固执, ”Aragorn 立刻在脑海中勾勒出一个富二代小霸王的形象, “ 不过他是个好孩子,他不想过于依赖他的父亲,甚至发誓他爸如果继续炫富就和他断绝关系。最后两人妥协了一下,决定找个可靠的人合租一套可靠的房子。于是我的老朋友就找到了我。 ”
Aragorn  点了点头,他知道 Elrond 已经把一切都考虑好了。虽然 Aragorn 一直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但是作为一个小警员,再加上一点额外支出,他的手头的确不宽裕。现在这所房子对他来说的确也有点大,况且很多时候他都睡在局里。几次想换房子,但是他甚至连去看房子的时间都没有。所以找一个人合租,的确是个好方法。就算他和富二代小霸王实在住不下去,他也有了动力去找个公寓。 “ 可以,他们什么时候去看房子? ”
“ 以我对他父亲办事效率的了解,恐怕今天就会过去。我一会给他父亲打个电话,然后他们家管家应该会和你联系。 ”
“ 管家? ”Aragorn 的生活中还没有见过什么人家有过管家,他暗暗咋舌,不过这样或许他会不在意多分担点房租? “ 对了,他在瑞文戴尔学什么? ” 希望不是音乐,最好不是摇滚,他并不希望唯一一段属于自己的时间用来听室友嘶吼。
“ 放心吧,或许他学的东西对我们还颇有裨益。 ”Elrond 做出一个了然的笑容, “ 他是学鉴识的。 ”
叫做 Galion 的管家在十分钟之后就把电话打了过来,他们约好在四点半见面。 Aragorn 决定提早回去一点,一个单身汉的家在见外人之前是需要一点必要   的整理的。他四点一刻赶到了家,看到一辆卡车停在门口,车斗明显超载,旁边站着一个中年男人。在他开口之前对方就已经看到了他,对他伸出手,颇为和蔼地笑了一下, “ 我是 Galion ,我们白天通过电话。 ”
“ 我是 Aragorn Telkontaro 。 ” A ragron 试图用仅存的礼貌把目光从那辆卡车上收回来,但当他确定自己看到了一座假山时他的努力彻底失败了。 “ 嗯,这些是 ……”
“ 我必须在我们家大王,哦对不起,老爷来之前把您的房子简单收拾一下,让它更富有生活气息。您知道的,我是指更适合我们少爷的生活气息。同时它也必须尽量贴近老爷的审美。您请放心,这些都是可拆卸的,如果我们最后谈崩了,我会把您的家收拾回原样的。 ”
好吧我们现在已经谈崩了,你们家甭管老爷还是少爷这生活气息都略浮夸啊。 Aragorn 默默腹诽,他实在无法把目光从假山上移开,他现在发现上面有一队栩栩如生的微雕矮人。
“ 这是我们少爷最喜欢的玩具,在老爷的哀求下他从众多的雕塑玩具中选择了这一件携带,足以证明他有多么爱它。 ”
………… 你们家少爷两岁吗还要带玩具?他爹还哀求他是怎么回事?
“ 如果您没有意见的话,我们现在就把您的房子稍微装饰一下? ”
你哪里看出我没有意见了?
但是,在管家和蔼的笑容和哀求的眼神下, Aragorn 乖乖地交了钥匙 —— 不,他其实是因为管家说即使谈崩了,也愿意给他一定的经济补偿,他就又被收买了。把房子托付出去之后,他就来到了这家快餐店。
Aragorn  低下头,看着红茶里那个胡子拉碴的倒影。今晚,不管怎么样,他都得好好梳洗一下 —— 他希望那个假山不是摆在卫生间里的。他看了看手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他把红茶一饮而尽,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拉开的椅子碰到了旁边那桌女孩,褐发的那个回头看了他一眼, Aragorn 点了点头,对方笑了一   下。
他路过那桌学生时他们正好爆发出一阵笑声, Aragorn 看了一眼,他们其中一个趴在桌上,其他人在笑他。他伸手拉门,门有点润滑不足,他拉了几下没有拉开。 Aragorn 猛一用力,门呼地打开了,缓冲区的温度混杂进来。 Aragorn 迈开步子。
一声凄厉的叫声从他身后传来。
Aragorn  猛地回头,年轻人中的一个,如果他没看错的话是刚刚趴在桌上的那个,现在侧蜷在地上的,一条腿伸直,另外一条蜷曲,身体激烈地抽搐。他的两只眼睛向上翻着,嘴唇紧咬,嘴角溢出一点呕吐物,已经失去了意识。他的一名女伴正在身边激烈地摇晃着他,但是其他人已经吓傻了。
Eowyn 从柜台后面跑了出来, Faramir 跟在她后面,用围裙擦着手,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原本他邻桌的两个姑娘也站了起来,向这边看。后桌的一对情侣在窃窃私语,另外一家人则僵硬着,母亲捂着小女儿的眼睛。
Aragorn 冲过去,挤开周围围着的年轻人们,蹲在年轻人身边。 “ 我是警察。 ” 他拿出警官证亮了一下,向 Faramir 点了点头,使了个眼色,尽量放平语气。 “ 癫痫病发作,快去叫急救车。 ”
“ 不,这不是癫痫。 ”
Aragorn  哏了一下,回头。两个姑娘里金发的那个向前迈了一步,站在他身边,蹲下身帮他把年轻人的身体扶正,头侧向一边,解开了衬衣领的扣子。 “ 医科生。 ” 她斜了一眼  Aragron ,伸手捏着年轻人的下颌,撬开他的嘴,不顾呕吐物的味道低下头闻了闻, “ 癫痫的痉挛程度比这严重的多,很可能是中毒。 ”
Aragorn 点了点头,帮她把年轻人翻了过来。
“ 先得把他的呕吐物清干净,昏迷过程中不能催吐也不能洗胃, ” 姑娘伸手拢了一下头发, “ 我们不知道毒物是什么,只能先防止他窒息。 ”
“ 你先处理,等救护车。 ”Aragorn 点点头,站起身,看了一眼周围的人群, “ 不好意思,各位,需要耽误大家的一点时间配合我们的调查了。 ”
救护车很快就来了,同来的还有 Aragorn 的同事们。矮个子的 Gimli 穿过拉起的黄线,走上来拍了拍 Aragorn 的手臂。 “ 你怎么总是能碰上这种事? ” 他粗声粗气地问。 “…… 送样了吗? ”
“ 等鉴识课的人来取样。 ”Aragorn 环视了一圈餐厅,受害人的同学们围成一圈,正在角落里说着什么,他们已经接受完问询。 Eowyn 正在不停地看手   机, Faramir 站在她身边,也显得焦躁不安,不住地瞟向他哥哥。但是 Boromir 无暇估计他,正在安抚吵着要走的一家三口 ——Aragorn 觉得他不适合做这个工作。那对情侣站在 Boromir 旁边,似乎想插话。那个金发的女孩把头发扎成了马尾,环着手臂站在,褐发的那个在她耳边说着什么。看来话题并不是很对她的胃口,那姑娘略显凛厉的眉毛皱了起来。
Aragorn 从 Gimli 手里接过记录本。受害人是附近贡多大学文学院的学生。刚才随救护车来的医护人员已经对他进行了急救,但是因为不了解毒物,他们能做的也很有限,只能尽快把他转移到医院。 Aragorn 发现同来的医生里有他很相熟的 Agustin ,上前问了一下能不能初步确定一下是什么中毒。
“ 这种症状的中毒物太多,呕吐,痉挛,昏厥,我们恐怕也要等到化验胃里的内容物才行。 ”Agustin 停了一下, “ 但是破坏组织和神经的毒物一般发作会比较快,如果是吞食的话,可能会在十分钟之内发作。 ” 医生说完就随其他人把受害人运走了,除此之外 Aragorn 也没有在笔记本上找到更多的信息。
和他一起来并接受问讯的是他的女友和闺蜜,以及他室友,室友的女友。 Aragorn 翻了一下他们的问询纪录。字很多,他需要一点时间来看。 Aragorn  迅速地扫了一下。后面则是店里其他人的初步问询。两个女孩,金发的那个是瑞文戴尔大学的学生,三年级,而褐发的则是从密林市来看他的朋友 —— 又是这两个地名, Aragorn 扶了下额角。情侣两人则和受害人一样,是贡多大学的学生。那一家三口并不是附近的居民,而是路过瑞文戴尔准备回刚铎。 Aragorn 看着那个名字,眉毛皱了起来。他草草扫过这一页,当时在快餐店的人,包括他自己,没有一个人认识受害人,也没人和他有过接触。虽然不能完全排除他们下毒的可能性,但是此时的调查重点最好还是保持在同桌人上。
“ 警官?我是说,嗯, Aragorn ? ” 唤声让他从记录本上抬起头来。 “ 不好意思我刚才没有看清您的姓氏,希望这么叫您不至于失礼。 ” 他面前是刚才那个金发姑娘。 “ 关于毒物,我有一点想法,不知道是不是冒昧? ”
“ 您可以叫我 Telkontaro ,我的姓, ”  他注意到那个姑娘的眉心动了一下, “ 不过这不重要,请说吧,刚才也多亏了你。 ”Aragorn 挠挠头。他这才注意到女孩的声音有些低沉,长相也很中性化。不,她是个美人,甚至 Aragorn 只知道一个人的容貌胜过她,但是这美丽更趋向于一个孩子样的清透的美,因而逾越了性别感。
“ 我之前有过一个朋友误服了家里的清洁剂,浓度很低,但是也出现了轻微的头晕、恶心和痉挛症状。我觉得和刚才那个人的症状很像,只是程度的轻重问题。 ”
“ 清洁剂?什么清洁剂? ”
“ 西吡氯铵,溶液很容易买到,但是溶液的浓度一般都低至不会发生如此严重的反应,干燥状态下会是白色的晶体,极易溶于水。 ”
极易溶于水 …Aragorn 看了一圈桌子,桌子上狼藉着吃剩的食物。 Agustin 医生说过毒物的发作应该在十分钟之内,而 Aragorn 来到快餐店已经是一个半小时之前的事了,这桌学生比他来的还要早,那么毒很有可能下在桌上的这些食物。
桌上散落着装饮料的纸杯,有些还剩下半杯,受害人原来做的地方面前则是一杯橙汁。番茄酱挤在杯盖和托盘上,有几包薯条洒在旁边,另一包则安安稳稳地放在面前,鸡块吃了一半,剩下的还在盒子里,冰淇凌则见了底。Aragorn注意到桌上所有的食物都是共同分享的小食,所以其中含有毒物,也很难确保毒杀的对象。他思考了一下,决定先从不会混合的饮料入手。
“ 橙汁是受害人点的吗? ” 他走进受害人的那一群朋友,尽量让他的语气显得平和。但是受害人的女朋友还是惊叫了一声。倒是她旁边的闺蜜,打了一个鼻环的姑娘,倒是很镇静地回到: “ 是,而且是他端过来的。 ”
Aragorn 看了一眼 Eowyn ,后者看起来也有点胆怯,但是仍然仰起脸,直视着 Aragorn 点了点头。 “ 他点橙汁的时候还点了其他几样东西,因为其他东西都要等后厨,但是橙汁是直接在前面做的,所以我先把橙汁端给了他然后去后厨拿了其他东西,东西很多但是他自己单独来拿的,所以我有印象。我还提醒了他热饮不要用吸管。 ” 她的声音微微颤抖,感觉有点稚气,但是却很清楚。
“ 店里还有别人也喝的是橙汁吗? ”
“ 我。 ” 金发的女孩在他身后说,Aragron转身看着她,她耸耸肩, “ 我不喝碳酸饮料,所以可选择的余地不大。 ” 而且她看起来绝对没有中毒的样子。
“ 我室友非常 …… 嗯,细心,他一般不会让别人动他的东西。 ” 室友,一个非常壮的男孩说, Aragorn 情不自禁的注意到他棒球帽下露出的头发有点油腻, “ 小心的过分了。 ” 他耸耸肩。
“ 即使小心的过分也没有看好自己的女人,不是吗? ” 室友的女朋友大大咧咧的坐着,腿张得很开。 Aragorn 装作自己没有看到她裙子下面露出的 T 裤,而是对她的话题感兴趣。
“ 闭嘴吧你这个bitch。 ” 闺蜜穿了个鼻环所以非常好认, “ 就像那个娘娘腔没有先劈腿一样?说别人之前先看自己看不看得住自己男人 ……” 她的好友从后面拍了她一下,她没有继续说,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看了一眼 Aragorn ,又放了回去。
“ 所以就是说,你们之前都没有动过那杯橙汁? ”Aragorn 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 “ 他之前喝了什么? ”
“ 可乐,杯子摞在那一堆里面,你可以去找找,警察先生,挨个化验一下顶上有没有他的唾液,你们不都是这么干的吗? ” 室友的女朋友环着手臂说, “ 杯子盖也在那里,不过被他舔过的可能性不大,你可能没有那么好找咯。 ”
“ 杯子盖上有番茄酱,那个女人挤上的,警察先生,您要排除掉她的口水。 ” 闺蜜显然跟这个女人不对付,语气非常不好。
“ 我就是看不惯你们吃一口挤一口的恶心样。 ” 室友的女友也不甘示弱。
“ 如果不是他把杯子盖给你你直接挤在了托盘纸上,你觉得谁比较恶心? ” 闺蜜还要继续争执下去, A ragron打断了她们的扯皮。 “ 好了,谢谢各位善意的提醒。 ” 他摸摸额头,在心里整理了一下他们的对话。看起来受害人的女友和室友都有外遇,只是不知道他们两个是不是凑了一对。室友的女友主动踢爆了这件事,但是女友的闺蜜却并不服气。受害人也有感情纠葛,但是不知道是谁。但是不管怎么说,看起来他们的感情纠葛都没有到达让人下毒手的地步。那么动机是什么呢?毒物,如果像那个金发的姑娘所说的那样,是西吡氯铵的话,是怎么进入被害人的橙汁里的呢?还是它根本就不在饮料里?
“ 有没有办法快速判断出来西吡氯铵在哪里? ”Aragorn 低声问。金发的女孩皱紧了眉头。 “ 阳离子表面活性剂的含量检测我们一般都是用凝胶色谱或者质谱,即使有化学方法现在也没有试剂可以用。 ”
Aragorn 把自己没有听懂的名词硬翻了过去, “ 那么也就是说我们只能等鉴识科的检测结果咯? ”
“ 唔。 ” 女孩简略地点点头,扎起的马尾显得很干练。
Aragorn皱紧了眉头,还有一个疑问一直萦绕着他。西吡氯铵并不是常见毒药,Aragron经历过不少下毒事件,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毒药。那么下毒者为何要选择西吡氯铵?它有什么特殊的性质?
  白色晶体,极易溶于水 …… 饶是 Aragorn 并非专业人士也知道极易溶于水的意义,溶解度极大,可以用极小量的水溶解掉很多的物质。那么为何要极小量的水?一杯橙汁足够溶解很多溶解度不大的毒物。
  橙汁,为什么是橙汁?为什么受害人之前喝可乐的时候没有中毒?是因为所有人都喝可乐吗?可是装作若无其事地把可乐一起端回来,把有毒的那杯给受害人不是更方便?不是颜色,西吡氯铵是白色晶体。 “ 西吡氯铵溶液是什么颜色的? ”“ 嗯 …… 无色?我记得是。 ”
即使不是无色的,可乐颜色的遮盖性也更强。不,他还没有找到橙汁和可乐的根本区别。
“ 警官? ”
“ 嗯? ”Aragorn 抬起头, Eowyn 站在他面前,正抬着头。她看起来还是有点胆怯,说话微微颤抖,但是语气却很坚定。 “ 我突然想起,刚才那个青年人本来点的是红茶,我端上来之后他突然说要换成橙汁。我说单子已经打好了,但是他执意要换,最后我才给他换了橙汁。 ”
“ 谢谢你。 ”Aragorn 点点头,对着小姑娘露出一个鼓励的笑容。 Eowyn 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Aragron看她转身离开,才把思考重新装回脸上。红茶 …… 为什么要从红茶换成橙汁? Aragorn 看着自己的桌子,他点的是红茶。喝了一半的杯子因为混乱还待在他刚才在的地方,杯盖扔在一边   。一个想法突然冒了出来。
“Gimli ? ”
“ 嗯? ”
“ 找一下桌子上有几个杯子盖。 ”
“ 杯子盖 ?”

“ 毒药下在橙汁里而不是可乐,也不是其他什么地方,是因为橙汁是热饮。热饮的水蒸气会散发到杯子盖上,回流到杯子里,毒药就可以进入受害者的饮料。而且橙汁的杯子盖上有凹槽,足够塞进足量的粉末。 ”Aragorn 注意到所有的人都围过来听他说的话,在心里微微一笑,继续道, “ 但是把西吡氯铵放进杯盖的凹槽,还要压实不让它提前掉出,是一个比较精细也很花时间的工作,所以有毒的杯盖很可能是事先做好的,毕竟快餐店的饮料杯盖很易得,只要提前买一杯就可以。这样就可以直接把杯盖换过来就行。橙汁原来的杯盖应该还在桌上,反正这里多或者少一个杯盖都不会有人注意,带去别的地方丢掉反而会引人注目,更有甚者,可能会随着之前的食物垃圾被过来清理桌子的服务生收走,就更不会有人注意了。好在下毒的人算错了毒药发作的时间,所以还没有来得及清理桌子,桌面上的杯盖应该还在。 ”
“ 可是从始至终都没有人接触那杯橙汁。 ” 受害人的室友抱着手臂说。 “ 刚才说过了。 ”
“ 除了我,可是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我也没听说过,那个什么 ……”Eowyn 咬着嘴唇想着那个拗口的名词, “ 西吡氯铵。 ” 那个金发的女孩敏捷地补充道。
“ 还有一个人。 ”Aragorn 情不自禁地展开了微微笑容, “ 还有一个人也接触了橙汁。 ”
“ 谁? ”

“ 受害人。 ”
“ 自杀?! ”Faramir 惊呼了一声。
“ 如果是自杀的话,就不会大费周章的进行这种设计,而且自杀者,除了有什么诉求,一般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实行自杀。 ”Aragorn 摇摇头, “ 也不是试图嫁祸什么人,否则他应该尽量让被嫁祸者接触到那个杯子,而非像现在这样。 ”
“ 那还有什么可能性不是自杀,也不是想要嫁祸给别人? ”Boromir 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放弃了那几个龙套,站在了这边。
“ 我的假设,我不是说这是唯一的,只是我的假设。 ”Aragorn 点点头, “ 被害人就是下毒者,但他想伤害的并不是自己。 ”
“… 那是谁? ”
“ 热饮和冷饮,除了杯盖上有水蒸气外,还有一个区别。冷饮的杯盖会有吸管口,但是热饮不会有,因为快餐店会担心客人使用吸管而烫伤。没有吸管口的杯盖相比起有吸管口的,更适合把番茄酱挤在上面而不洒出。 ”
“…” 沉默。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室友的女朋友身上,而当事人目光呆滞。“他要杀我?!为什么? ”
“ 这些恐怕你们比我更清楚。 ”Aragorn 耸耸肩, “ 让我产生这个想法的是他执意要换红茶。”他向Eowyn点点头,小女孩的脸红了,“在这里咖啡茶类的饮料杯盖是深色的,他可能开始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当看到红茶后他意识到自己准备的白色杯盖不能在这里替换,所以才执意换成了橙汁。而西吡氯胺极易溶于水的特性一开始也是为了让它更好的溶到番茄酱里,但他可能没想到水蒸气冷凝回流,或者想到了,认为自己也有轻微的中毒症状会更容易摆脱嫌疑 … 至于动机,虽然最好的方法是等他醒来后询问,但是恐怕和你主动抖出他女朋友和别人有染有关系。 ”

“ 这不合理!我是好心才 …”
“ 他生性谨慎,以至于到了东西从不让别人假手的神经质的地步。把自己的丑事外扬,虽然从理智上他可能知道你是为了他好,但是他可能把这也认定为一种伤害。同时下毒的剂量并不大,所以毒杀的可能性很小,有可能只是个警告。他可能会在大家目睹你毒发之后故意告诉他的女友,自己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下毒,让她想明白背叛自己的代价。如果他本来要伤害的是女友或者室友,他有很多和他们独处的机会。如果是其他人,别人也没有这种食用番茄酱的习惯 … 等等我接个电话。 ”
Aragorn 把纷乱中的一群人留给 Gimli 和 Boromir ,举起警戒线走到门口。 “ 局长? ”
“Aragorn , Agustin 医生刚才发来消息,受害人已经脱离了危险。同时鉴识课在受害人的饮料中检测出了部分阳离子清洁剂,叫 …” 翻动纸页的声音。
“ 西吡氯胺? ”
“ 对,就是这个。但是受害人胃里并没有这东西,不过 Agustin 说阳离子清洁剂中毒一般都不会在胃里有残留物。 ”
“ 那么就不好定罪了。 ”
“ 而且受害人坚称自己有昏厥病史,这只是病发而已。他这么说了,恐怕寻找投毒者就更 …”
“ 我已经有了思路,我现在给您汇报吗? ”
“ 不,不用现在了,既然受害人坚持不追究,那么按照发病结案也不是不可以,是的,我知道,我们要参考各方面的意见。不过 Aragorn ,现场剩下的事情让 Gimli 和 Boromir 来处理就好了,这个案子本来不归你,只是你碰上了而已。你的思路明早到局里来说吧。 ”
又来了 …Aragorn 默默地想, “ 好的,我知道了。 ”
“ 顺便,我的老朋友刚刚给我打电话说,你们本来约好了六点半见面,但是现在已经快八点了,他请你如果方便 …”
Oh shit ! Aragorn 已经完全把这一码事扔到了九霄云外。反正他能推测的都已经说出来了, Elrond 也表明了自己的意见,那他还不如早点回家把各种破事都解决掉。 “ 我现在就回去。 ”

Aragorn 交代好 Gimli 和 Boromir ,跑回自己的房子的时候已经做了一下心理建设,反正他今晚自己把自己毒了的傻瓜都见到了,应该也可以接受房子的一点小小改变 … 但是他妈的为什么会在车道上铺上红地毯?!他的门廊上怎么又会多出来一个烤肉架?!还有后面那一堆橡木桶是怎么回事,有人要在他家开酒窖?
“ 您总算来了, Telkontaro 先生,我家大王,哦不,老爷已经等您很久了。 ” 他下午见过的 Galion 急匆匆跑过来,拉着 Aragorn 走过去红地毯。额, Aragorn 发现自己第一次走红地毯是跟一个中年男人。 “ 这是 Thranduil 先生, Legolas 少爷的父亲。 ”
Aragorn 本来想伸出手去跟他的新房客(或许)的父亲握个手,但是当他看到这头及腰浅金头发,亮闪闪的银色长袍和头顶的大树叉子的时候,他实在搞不清楚自己是应该伸手还是行个屈膝礼比较好。好吧,他自己的形象也挺够脏乱差,一个星期蹲点没换衣服没洗头,身上恐怕还要加上刚才快餐店里那家伙呕吐物的味道,但是至少, Aragorn 的打扮没有那么行为艺术。
“Galion ,我觉得 Elrond 希望我儿子和一个乞丐人类住在一起,我没有什么好谈的了,走吧。 ” 对方歪歪头,眯着眼睛打量着 Aragorn 。 “Legolas 跟他要学坏的。
乞丐?人类?那你是什么物种?外星人吗? Aragorn 毫不示弱的对视回去,但是看到对方浓黑眉毛的时候他就泻了气,一个男人,要么染了发要么用了染眉膏,这让他感觉更不舒服了。这就是 Elrond 说的一点点小毛病?那他那个富二代小霸王儿子会是什么样?
“ 但是,求求您考虑一下吧,我们已经走访了八家了,就这里离学校不远不近,房子也宽敞。您刚才也说,觉得房屋构造也可以,而且院里可以加盖一个小屋放少爷的 SEM ,院子也足够大不至于辐射 …”SEM 是什么鬼,辐射又是什么鬼? Aragorn 看着 Galion 弓着身子讨好那个男人,心里感觉更糟糕了。他不会租的,他宁愿付三倍房租也不会 ……
“ 你会做饭吗? ”
“ 什么? ”
“ 我儿子不会做饭,而且他不喜欢带着厨师,如果没有人给他做饭的话他一般只吃面包,所以我希望你的厨艺能够入眼,如果不行你可以去考个厨师证回来,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 ” 男人在房间里踱着步,等等 Galion 为什么还倒了一杯红葡萄酒递到他手里? “ 此外,二楼的主卧是我儿子的卧室,客卧一可以当他的书房加实验室,客卧二可以当他的衣帽间 …”
“ 不好意思,这房子一共就三间卧室。 ”
“ 我知道。至于现在的书房,收拾出来给我儿子放 …”
“ 那我睡哪里?! ”Aragorn 决定抛弃他一贯为人称道的沉稳。
“……………”Thranduil 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脸上写着 “ 这个人类乞丐竟然还需要卧室 ” 这几个字。 “ 我记得,如果把我儿子的玩具稍微合一合,可能能空出一个储藏室。 ”
“Thranduil 先生,我并不想把房子租给你们,您也不需要委屈您儿子,进行这种一厢情愿的安排了。 Galion 先生,我希望您能信守承诺。那么天色已晚,恕我不便留客,请你们 …”Aragorn 打开大门,做了一个送客的姿势,却意外在门口看到一个眼熟的人。
“Telkontaro 警官?您怎么会在这? ” 金发的姑娘放下正欲敲门的手,跨进门,后面跟着她褐发的同伴, “Ada ,这就是 Elrond 叔叔说的房子吗? ”
这里肯定有什么问题,误会,不,阴谋。  
Aragorn 靠在一边无力地想,一边看着站在他的客厅的父子俩。不,他的客厅已经不像是他的客厅,父子俩也不像父子俩。   其实对于 Aragorn 来说,几年的警察生涯已经让他见过了各式各样的幺蛾子,所以按理说,他对一个留着及腰长发的男人应该不会认错性别。
  但是,但是他当时做的座位直面的是那个褐发的姑娘,没错那是个姑娘,而且那姑娘本身长相就有点凌厉,所以 ……
  不,这不是一个纠结这个问题的好时机,请相信 Aragorn 警官没有一点给自己找理由的想法,他只是觉得那父子俩看起来也有点微妙的不对。
  且不说刚才还高冷着睥睨天下人类的父亲现在就差像大型犬一样抱着儿子摇尾巴了,儿子脸上笑得一脸纯良却明显地想要把父亲从身上扯下来,就说那旁边那个中年管家加上褐发姑娘都一脸淡定是怎么回事啊喂,你们见这种场景见太多了吗?  
“ 额, Ada ,这三层的雕花香薰灯你怎么也从家里搬来了?我说我不 ……”
“ 啊叶子啊,这不是我搬来的,这是人家房主本来就有的。 ”
别对我使眼色!我看不见!我一个刑警在家吃饭都靠泡面香薰灯怎么可能是我的!
“ 那这个,这个符合人体工程学的根雕沙发我记得是 Ada 你找人定做的 ……”
“ 这个啊,这个是你加叔心疼你每天坐的时间长 ……”
“ 那么这一堆弓 ……”
“ 那是桃子怕你没用的,我看好了,瑞文戴尔的城市体育馆有射箭场,如果实在不行我帮你建一个 ……”
“ 等等 Ada ,为什么这里还有这么多额饰,这是谁给我的? ”
  “ 这 …… 这肯定也是房主 Tel ,恩 ……”
“Telkontaro 。 ”
“ 对, Telkontaro 先生的收藏品。儿子,我们不能随便评价别人的爱好,当然 Telkontaro 刚才对我表示他很希望你来佩戴这些 ……”
“Ada 。 ”
“ 唉? ”
“ 要么,你就把这些都运回家,要么,我回去住宿舍。 ”
头戴大树杈子的大型犬父亲还准备继续哀求,金发姑娘,不,小伙已经斩钉截铁地表达了自己的立场。  “ 不用说了,没有第三个选择。 ” 金发姑娘,不,小伙,抱着胳膊,小下巴扬得高高的。虽然 Aragorn 不知道这样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气势还是为了直视他爹,总之他的效果是达到了。
“ 你怎么一点也不心疼你加叔!他一把年纪了搬这些东西容易吗!他为了你早早的就来了,老胳膊老腿一顿折腾,刚还气喘嘘嘘的,你还要他再搬一遍!要是累出毛病来你对得起他看你这么多年吗!你怎么这么不懂事! ” Aragorn 看着旁边立马开始喘的管家 …… 这一家人的画风都不是很对。
  他真的不想租这房子了 …  但是似乎从始至终也没有人问过他的意见 …
“ 我会帮加叔搬回车上,加叔您别喘了我知道您是被逼的,必要的东西我会留下,其他的, Ada ,我真的都用不上。这些额饰,我要是真带到学校去,会把同学们吓死的。再说 …” 金发姑娘,不,小伙故意犹豫了一下 —— 啊喂你这停顿有点假啊 ——“ 您把这些东西都搬来,是不希望我回密林看您了吗? ”

连 Aragorn 都不禁惊叹这真是漂亮的一击!刚才还一脸拧巴的爹立刻就恢复了高冷的模样。 “ 把东西搬回去, Galion 。 ”

“ 可是 …”
“ 可是什么?没听见我的叶子说他不需要这些东西吗?快搬, Tauriel ,你也来帮忙,不要在那边做鬼脸。还有那个人类, Tel…”
“Telkontaro 。 ”
“ 对, Telkontaro ,你也来帮忙 … 不不不,叶子,你去楼上休息吧,你的卧室 Galion 已经给你收拾好了。 ” …………… 请不要随便指使人,以及偏心得如此严重好吗。  

经过了一番兵荒马乱之后 —— 当然最终金发小伙还是帮忙了 ——Aragorn 的房子终于回到了多数人认为的宜居状态。 Aragorn 端着红茶,站在门口的台阶上,看着那一对父子低声道别。
这是个月色轻柔的夜晚,天边的上弦月像是一弯笑眼,长庚星在它的身边,因为月色的内敛而愈发耀眼。远处父子道别的话低微地传来。  
“ 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
“ 下下个周末 … 我估计那时候如果不忙,我可以回趟家。 ”
“ 下周不行吗? ”
“Ada ,我们下周有实验 … 周天回来,我周一有课, Ada ,要点名,不能耽误的。 ”
Aragorn 微微笑了一下,他已经很久没有听过这么富有家庭意味的对话。虽然这对父子有点奇怪,但是他也并非不能理解父亲疼爱儿子的心情,而且看起来儿子也很好相处,好吧,至少皮相不错,也挺懂事。   阿拉贡端着红茶走回房子里,听到卡车又满载着开走的声音,金发的青年也走进门。
“ 不好意思刚才,我 Ada 他有点 … 你知道, ” 他挠挠头, “ 我们还没有正式认识一下? ”
“Aragorn Telkontaro 。 ”
“Legolas ,你也可以叫我叶子,这名字在我们的语言中绿叶的意思。很高兴认识你,希望以后可以相处愉快? ”
青年郑重其事地向他伸出手, Aragorn 点点头,把红茶放在桌上,回握住他的手。

“ 事情还顺利, Thranduil ? ”
“ 如此破旧的房子,如此邋遢的室友, Elrond ,你是因为有这样的下属才气秃的吗? ”
“Thranduil ,你可不要小看 Estel 啊。 ”
“ 他就是 Estel ? ……… 他和小时候变化很大,不过仔细想想似乎还有点像你们家人。 ”
“ 所以 Legolas 和他在一起你可以放心。不过 Thranduil ,有件事我想请教你。 ”
“ 哦? ”
“ 高纯度的西吡氯胺可不常见,特别是对于一个学文学的大学生,从哪里可以弄到这东西呢? ”

Scene 0 END

bmile 发表于 2020-9-21 18:45:55 | 显示全部楼层
搬家那里笑死了,可怜的Aragorn蒙圈的表情一定很精彩233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白树开花同人论坛

GMT+8, 2021-6-20 01:33 , Processed in 0.27904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