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88|回复: 0

[连载] 残片

 关闭 [复制链接]
错踏光阴 发表于 2018-4-20 21: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FPS背景
出处: -
标题: 残片
作者: 错踏光阴
译者:
章节: chapter1
配对: AL
级别: G-PG13
类型: 心虐 
警告: 无警告 
概要: 残片之一
阿尔文 安多米尔
我叫阿尔文 安多米尔,
曾经,是瑞文戴尔领主埃尔隆德的女儿,贝伦与露西恩的后代;
如今,是刚铎的王后,伊力萨王阿拉贡的妻子,艾尔达瑞安的母亲。
我听着我的先祖贝伦与露西恩的故事长大,人人都说我的美貌就像是露西恩再世,但却不知是否有同样的命运。
说明: -

残片之一

阿尔文 安多米尔

我叫阿尔文 安多米尔,

曾经,是瑞文戴尔领主埃尔隆德的女儿,贝伦与露西恩的后代;

如今,是刚铎的王后,伊力萨王阿拉贡的妻子,艾尔达瑞安的母亲。

我听着我的先祖贝伦与露西恩的故事长大,人人都说我的美貌就像是露西恩再世,但却不知是否有同样的命运。

就算是如露西恩再世,想必世上也不会在出现另外一个贝伦。直到那年我在瑞文戴尔的林地里漫步时碰上了我的丈夫,伊熙尔杜的继承人阿拉贡。

“缇努维尔,缇努维尔……”是谁?在如此呼唤我?岂不知这是埃尔达中最美丽的名字。没过一会,我就看见一个人类向我走来。他是如此的年轻,看样子应该在20岁上下,虽然我是在罗斯洛瑞恩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但还是听说父亲收养了伊熙尔杜的继承人,并取名埃斯泰尔。眼下这位年轻人,想必就是他们口中的王者后裔,埃斯泰尔。

为了印证我的想法,我微微而笑,问道:“你是谁?为什么用那个名字叫我?”

“我过去人称埃斯泰尔,现在是阿拉松之子阿拉贡。因为您的美貌,让我想起了露西恩 缇努维尔。”埃斯泰尔略微羞涩的答道。

真是个孩子。我如是想到。当年贝伦见到露西恩可不会是你这样的表现。我略微停了停步子,说道“我叫阿尔文 安多米尔,是埃尔隆德领主的女儿。我在我母亲的亲族罗斯洛瑞恩生活了很长时间,最近才回的瑞文戴尔。”我顿了顿,看到了他眼里疑惑的神情,笑着加了句“我拥有埃尔达的生命。”

我不知道当时那次见面竟然对我的丈夫起了那么大的影响,以至于从那时开始,他就爱上了我。我只是记得他是我的亲族,父亲的养子,仅此而已。

没多久,我就忘记了在这件事情。毕竟,作为一个埃尔达,拥有太多的记忆,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我还是向往着露西恩与贝伦那样美丽的故事,期待着能有一个人类,像贝伦那样,不畏艰险的深入大敌的阴影,取回当时的至美之物——精灵宝钻。

春去秋来,时间对我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概念。当我再一次在罗瑞恩见到埃斯泰尔的时候,对于人类来说,已经过去了好多年了。

那时的他,才是真正触动心灵的时刻。我站在罗瑞恩的金色树林间,看着远处犹如埃尔达贵族的他缓缓向我走来。晨光的熹微中,我仿佛看到了远古时代的贝伦走在多瑞亚斯的林间,走向正在翩然起舞的露西恩。啊,埃尔贝瑞思,难道我的命运真的将如同露西恩吗?难道我真的等来了我命运中的贝伦吗?

我看着他一步一步的离我越来越近,我感觉我的大脑已经不足以思考,感觉我身上所有的器官都已经停止了工作,除了我伸向他的那双手。

那段在罗瑞恩的日子,是我作为埃尔达过得2000多年来最幸福的时光。我们一起漫游在由凯兰崔尔夫人保护的森林中,就像贝伦与露西恩漫步在美丽安环带的保护中一样;我们在一起唱歌,歌唱世间的美丽,歌唱维拉的恩典。而后,我做出了这一生最大的决定,选择放弃埃尔达的永生,成为一个像埃斯泰尔一样的人类。

这是我的选择,是维拉给予埃雅仁迪尔的后人的恩赐。

而我,在那一刻,选择了人类。

我的父亲埃尔隆德领主得知之后,自然是不会同意,但却也无法过于让我伤心。只是说让埃斯泰尔重新拾起努门诺尔的光辉,作为伊熙尔杜的后裔,他有职责恢复刚铎和阿尔诺王国。只有成为王,我才能嫁给他。

这个要求一点都不过分,最起码我是这么觉得的。贝伦尚可为露西恩去盗取精灵宝钻,那么我的埃斯泰尔也一定可以成为刚多和阿尔诺的王。而我,也会一直支持他,就像当年的露西恩支持贝伦那样,支持他。

因此,当他要离开罗瑞恩重新踏入旅途的时候,我对他说“魔影固然黑暗,我心却欢喜鼓舞。因为将有伟人凭借英勇消灭魔影。而你,埃斯泰尔,将位列他们之首。”

可能是我太过于向往贝伦和露西恩的故事了吧,以至于没有察觉到他眼里的一丝痛苦,甚至都没有很好的考虑到这么重的担子压在一个流亡部落的人身上,是否是他能够承受的起的。

那时的我,只是太渴望他成为第二个贝伦了,成为一个人人敬仰的英雄,然后,我,阿尔文 安多米尔,埃尔达的暮星,才能够嫁给他。

可是,我却忘了。当年露西恩会为了帮助贝伦偷取精灵宝钻溜出多瑞亚斯,而我,却只是坐在瑞文戴尔,等着王者的归来。

我太过于自信他对我的爱了,以及他对我放弃永生所担负的责任。

后来,我回到了瑞文戴尔,我父亲的家里。

自从埃斯泰尔和我父亲埃尔隆德领主达成了协议之后,他就很少回这里。为数不多的几次也是刚好路过或是遇到什么危险。在他四处游历的生活中,渐渐的我知道他和巫师米思兰迪尔也就是甘道夫越走越近,好像还有什么幽暗密林的精灵王子。他带领着他的族人以及他的朋友,走过一个又一个地方,帮助过一批又一批需要帮助的人。而我,只是静静的呆在瑞文戴尔,等候他的归来。

黑暗的阴影越来越重,不过,瑞文戴尔是不会受到黑暗的侵蚀。最近一次我看到他,是在魔戒远征队结队前1年,埃斯泰尔带着幽暗密林的精灵王子莱戈拉斯和甘道夫回到了瑞文戴尔。甘道夫是父亲的常客,莱戈拉斯则是因为一个叫咕噜姆的怪物由埃斯泰尔和甘道夫逮住送往幽暗密林看守的时候顺道和埃斯泰尔来这里送来精灵王瑟兰迪尔的书信。我看到父亲从莱戈拉斯手里接过信件,并邀请他在瑞文戴尔小住几日,自己写好回信后在劳烦他送回幽暗密林,随即就和甘道夫离开了大厅。

埃斯泰尔看到我,笑着向我走来。他的脸经过长时间的风吹日晒,早已没有了当年的细嫩,不过,却多了另外一番味道出来。他的眼睛越发沉稳,多了很多我看不懂的东西。我安静的等待他走向我,只有自己知道,我的心跳有多厉害,就像是久久不见情郎的少女。我渴望他能给我一个拥抱,用他的温暖的,有力的手臂环绕我这干涸的身体;我渴望他今晚能留下来跟我一起再次在瑞文戴尔的林地里漫游。哦,或许只有维拉知道我是多么渴望再次和他一起漫步。但是他只是走到我的面前,轻抚我的脸庞,然后说道“阿尔文,这是幽暗密林的王子莱戈拉斯,如今大敌当前,我和他尚有事情还需处理。晚些时候我在找你好吗?”埃尔贝瑞思在上,我真的不想答应他的请求。只是作为暮星的我,怎能像个人类女子那样?于是我微笑的点头,轻声说道“好的,埃斯泰尔。”然后,对着莱戈拉斯施以精灵的问候,转身离开了大厅。

“她真的很美,阿拉贡……”莱戈拉斯的声音断断续续的飘进我的耳朵。阿拉贡,这是我第一次听见有人叫他的真名。

魔戒远征队的会议上,我又一次的看到了莱戈拉斯。那个急着为他辩解的精灵。有那么一瞬,我看到了一丝笑意从埃斯泰尔的眼中闪过,那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光芒,就算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也从来都没有见多。我不禁的感到害怕,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害怕。然而,那时的我依然是过于自信,即自信自己的美貌,也自信自己和露西恩那相似的命运。

我将成为第二个露西恩,不论是容颜,还是命运。

我能遇见未来,我看到了自己和埃斯泰尔未来的孩子,我知道,我终究会成为他的妻子。

而那莫名给的害怕,也仅仅只是一瞬,随后,就湮灭在了命运编制好的洪流之中。

我想,是时候,该为我未来的丈夫做点什么了。

于是,我将自己关了起来,开始刺绣一面锦旗。

没过多久,那段黑暗的日子结束了。或许对于埃斯泰尔来说,是一段刻骨铭心的日子,可是对于我,生活在瑞文戴尔,由父亲埃尔隆德手持的气之戒的保护下,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安和黑暗。所以,对于那些身处战争的人来说,我不能理解他们,同样的,他们也不能理解我。

很快,埃斯泰尔就在刚铎米那斯提力斯加冕为王,而我,也由亲族的护送,来到了白城,来到了这个我将与他一直一直生活下去的地方,来到了,属于人类的世界。

婚礼的晚会异常的热闹。不仅仅只有人类的庆祝,埃尔达的祝福也是络绎不绝。身处众人眼光的中心,我却突然有些不自在。正想寻找我的丈夫,却发现不知何时,他早已没有了身影。我问了身边的人们,但却无一人知道他何时离开了大厅。我并未多想,或者是他也像我一样,并不习惯这种场合。直到矮人吉姆利那粗大的声音响起“你们谁看见那个疯精灵了?说好要跟我比喝酒?怎么一转眼就不见影了?”“你再说莱戈拉斯吗?”我的哥哥埃洛赫尔的声音接过话题“我刚才看见他站在外面的白树底下,谁知道一转眼去了哪里。不管他了,来来来,我来跟你比比。”莱戈拉斯也不见了?我突然想起远征队的会议时埃斯泰尔眼里一闪而过的光芒,那股莫名的害怕,再次袭上心头,这次,不单单只是一瞬的问题了。

不过,所幸,莱戈拉斯并没有在米那斯提力斯长久的住下。没过多久,他就和他的矮人朋友前去周游中洲,就算回来,也基本是住在伊锡利恩,并不会频繁的来这里。虽然我的丈夫埃斯泰尔,哦现在是伊力萨王,会时不时的前往伊锡利恩,但是那只能反映他们作为朋友,关系亲密,其他的,什么也反映不出来。我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可是,自欺欺人,就是自欺欺人。我丝毫不否认伊力萨王敬我,爱我,只是这个爱,还有多少爱情的成分?回想当年,我与他的第一次见面也好,罗瑞恩的定情也罢,更多时候,他总是在仰望着我。他没有对我说过一句过重的话,也没有跟我吵过一次架,绝大多数的时候,他就是那么看着我,就一如当年那么看着我。我不知道他是否后悔了现在这种状况,还是说直到事情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程度,他和我才都看清,原来我们之间的爱,从一开始就不平等。我是埃尔达,是我们族人的暮星,拥有着比他高贵的多的多血统。原本我是可以用不暗淡的,原本我是可以跟我的家人一起前往海的那边,围绕在维拉的脚下,聆听他们那些过人的智慧。可是,我却选择了露西恩的命运,等待着一个伟大的人类前来,一个美丽而又虚幻的爱情。我给他加了太多的枷锁,本来他就是一个游侠,我甚至并没有问他是否想当国王,而就硬生生的按着我心目中的英雄的形象,将这个王冠扣在了他的头上。我从来都没有叫过他人类的名字阿拉贡,因为在我的心里,人类,伊露维塔的次生儿女,是可怜而又悲哀的。当然,作为努门诺尔的后代除外。我就是那么盲目而又自信的认为,我会像露西恩那样的幸福,最后,我才悔悟,原来,曼督斯不会允许人类或者埃尔达有两个相同的命运。

我,阿尔文 安多米尔,曾经是埃尔达,是我族人的暮星;

而如今,是个人类,人皇伊力萨王的妻子,刚铎的王后。

作为埃尔达的我,最想成为第二个露西恩;

可是当我真的成了人类,我却发现,我的贝伦,却早很早以前,就被我弄丢了。或者可以说,伊力萨王阿拉贡,人类的希望,埃斯泰尔,从来都不是阿尔文安多米尔的贝伦。

只是我,那时候太过于自信,错把人类当贝伦,导致如今,我们,都忏悔不已。

然而,已经成为人类的我,必须要承担起人类的命运,接受那暗淡的未来。

第四纪元120年,伊力萨王逝世。同年,莱戈拉斯于伊锡利恩打造一艘灰船,带着他的矮人朋友,沿安度因大河扬帆起航。

我去送了他们最后一程,而后,我离开刚铎,前往罗瑞恩,在那片凋零的故土上,过完了我那残余的暗淡的人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白树开花同人论坛

GMT+8, 2021-6-20 02:27 , Processed in 0.13919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