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623|回复: 0

[单篇] 无题 (吸血鬼/猎人梗)(Kay)

[复制链接]
简茗冬 发表于 2018-3-14 12:16: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AU
出处: -
标题: 无题
作者: 简茗冬(Kay)
译者:
章节: 1
配对: VO
级别: G-PG13
类型: 剧情 
警告:  
概要: 微博上发过的小段子,发过来论坛备份一下。
说明: -
维果压低帽檐,掩了掩灰扑扑的衣襟,骑在马上慢悠悠地晃进城门。马蹄落地,扬起薄薄一层的尘土。

几周前,城里开始有了奇怪的传言。
农场主家中的牲畜接二连三地惨死,尽管脖颈处一片血肉模糊,士兵依然辨认出依稀的四个血洞,无一例外。
人们惶惶然。
城主向猎人们发出赏金丰厚的布告,抓住罪魁祸首,生死不论。
短短两天时间,就有大批风尘仆仆的旅人涌进这座城。他们来得很急,在人头攒动的地方四处打探消息。人们半是惊惧半是兴奋地交换着或真或假的消息。

城主设宴款待这些奔波而来的猎人们,慷慨陈词,誓要抓住这胡作非为的怪物。然而光鲜笔挺的衣着和辞藻都入不了这些猎人的眼睛,在这里,唯有货真价实的金币银币才是真理。于是上流社会有上流社会的社交,猎人们有猎人们的放纵,彼此入不得眼中。
维果觉得格格不入。他自是讨厌装腔作势,却也无意将自己浇得烂醉。他从边角绕出大厅想要离开,却几乎在大得离谱的花园中迷了路。
倒也是清净。
他想着,步子也慢下来。月光安安静静地洒在精心修剪的枝叶上,美,却少了分气势。
就在这时他看见了玫瑰园里的青年。
月光堪堪笼出一个剪影,却仿佛是他此生见过的最美的侧颜。卷发带着无懈可击的弧度,轮廓是深邃和柔软的完美结合。他低头嗅闻殷红的玫瑰,脖颈的线条优雅迷人,猎人敏锐的视线甚至可以捕捉到轻盈纤长的睫毛,每一下眨眼都带出一阵轻柔的风。
维果仿佛被迷惑了心神,情不自禁地走过去。
青年似是被他的脚步声惊动,偏过头来,眼里却无惊无惧,只是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来,仿佛他们已经熟知彼此许多年。

维果不知道那天的宴会是什么时候结束的。他和青年站在玫瑰园里,交谈了许久许久,直到天色泛白,青年礼貌地道别,转身离开,他才意识到自己连对方的名字都没有询问。

那是多么奇怪的一个青年啊,他想。
修身马甲,羊腿袖,长袜包裹出小腿修长的弧度。精致得仿佛透明的肌肤,卷发的每一绺蜷曲都带着十足的贵族风范,却站在夜深人静的花园里,和一个风尘仆仆的旅人,相谈甚欢。

这城主或许是太过自信,或许是毫无经验,维果想着——猎人扎堆且赏金丰厚时,并不会提高抓捕的效率。他搜集线索的难度增加了许多,往往前一秒才打探到什么消息,后一秒又听到了截然不同的版本。他将第一个遭受袭击的庄园到最后一个都跑了一遍,却并没有太多收获。他们这次要面对的,只怕是一个非常狡猾的怪物。然而,尽管白天令人精疲力竭,第二天午夜,他鬼使神差地又去了那个玫瑰园。

青年或许是知晓他的到来,又或是不知晓。当他满心失落地并没有能在玫瑰园里看见那个精致的剪影时,却看见了玫瑰园正中那棵树上,晃悠悠地垂下两条修长优美的小腿。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有时青年会在那里,有时不在,而维果至今都未能问出他的名字——青年总是能将话题巧妙地带开。维果对此也不甚在意,猜测他多半是某位贵族家备受宠爱的孩子,不便透露名姓也是常事。猎人们的工作陷入了徒劳无获的僵持,城主愈发显得不耐烦,隐隐地也透出些想要另寻高明的意思。不论维果怎样珍惜他在午夜和青年的会面,日渐拮据的口袋也逼得他不得不延长在外狩猎的时间,从傍晚推迟到暮色四合,到午夜,再到天色渐白。
青年并没有托人寻找他,这在他的意料之中,却又挡不住心口的隐约失落。然而青年就像是盛在象牙盒子里的精致宝石,丢失了必然会想念,却并不是他正常的生活所能容纳的事件。

又是几周过去,纷纷涌来的猎人们大多已经四散离去,他们恢复进行那些奖金可能不那么丰厚,却更加务实的布告上面。对大多数猎人来说,赏金丰厚的布告稀少,具体无可匹敌的吸引力,然而风险却也更高,仿佛一场赌博。以往,维果也是这样的人,一件活儿拿不下来,那么就去做另一件,总有走得通的路,赏金猎人没什么信仰也没有牵挂,他们也不过就是混一口饭吃。然而在这件活计上他却生出莫名的偏执,钱不够,戒了酒;再不够,被借宿的酒馆赶出来,他便也就席地而卧。他已经很久没有再去见过那个青年,然而,偶尔地,蜷缩在背风的巷子里迷迷糊糊入睡时,他却总能梦见青年晃悠着修长优美的小腿,坐在对面的屋顶上,一如玫瑰园中的一瞥。只是青年不再看着头顶的明月,眼神望向他,有着他不曾亲眼见过的忧愁。
连维果自己也觉得,他恐怕是该离开了。

他收拾起所剩无几的行囊,回头看了看这座城,还有布告栏上那张至今没人揭下的悬赏。没有粘牢的一角被风吹起来,簌拉拉地响。他决定最后再拼一次,却茫茫然不知该去往何处。他拖着步子漫无目的地走着,回神间发现他来到了第一座被袭击的农场边。
这座农场几乎已经废弃了。死去的牲畜被草草掩埋,主人家早已在惊慌中离开,只有零星幸存的牛马在黯淡的月光下啃着栏圈里所剩无几的草皮。维果怔怔地坐在一块石头上,看着,看着,然后他猛地站了起来。
是那样熟悉的,优雅修长的脖颈弯曲的弧度。卷发在夜风中轻盈地拂动,月光将整个剪影笼出朦胧的柔和。
维果的手攥紧了木质的篱笆,似乎有细小的木刺扎进掌心,但他无暇顾及。他看着那个剪影慢慢松开手,依然如嗅闻玫瑰那样微低着头,看着手中,那头牛轰然软倒,震起一片尘土。

维果想要说点什么,但他的喉咙仿佛哽住了。他看着那个青年怔忡了片刻,从牛尸边退开半步,然后慢慢地,慢慢地,向他的方向,侧过头。他们隔着半片栏圈对视着,维果觉得胃里有些战栗,枪就在触手可及的行囊里,可是他却不想伸手去拿。他慢吞吞地撑起自己,爬过篱笆,一步一步地向那个青年走过去。
青年似乎是没有预料到他的举动,无措地后退着,后跟踢在沉重的牛尸上,踉跄半步。维果下意识地伸手稳住他,然后意识到,指尖下的肌肤,如同冰一样冷。
青年微微扬起头。他的脸背着光,但维果可以看见他嘴唇上明亮的光泽,联想到那是什么,他沉默不语,收回了手。
青年的声音仿佛是被夜风吹来,很轻,仿佛来自很远很远。
是的,我不曾告诉你真相。他说。
但我也不曾欺骗过你。他固执地坚持道。
我是被迫转变的,他说。
我从未吸食过人类的血。
你或许听说过我的名字。布鲁姆公爵家的小儿子奥兰多,被怪物袭击而死。
他们都以为我死了。
他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沾染上了什么很亮很亮的东西。
维果的嘴唇颤抖着,他说不出话来。
于是奥兰多温和地笑了起来,一如他们在玫瑰园的初见一样。他的声音很轻,却很坚定,一字一顿地落入维果的耳中。
那么,维果,你要杀了我吗?他说。

那么,维果,你要杀了我吗?

【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白树开花同人论坛

GMT+8, 2022-12-1 21:49 , Processed in 0.09792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