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Troubadour

[连载] Ada Said No More NC-17(AL+全员)(Troubadour)首楼更新通贩信息

  [复制链接]
AAjoelle 发表于 2015-4-9 10:05:38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起前文阿拉贡还志得意满地说:“他(叶子)是我的人。”A叔无疑只能在下属面前嘚瑟嘚瑟,拽得二五八万,换了在大王面前,估计只能改口说“我是他的人了”。大王要A叔的小命也就是看心情一句话的事(参见前文的格杀令)。在这么个烂摊子的背景下,A叔这个丑媳妇怎么扭转乾坤呢?
 楼主| Troubadour 发表于 2015-4-14 12:12:24 | 显示全部楼层
*
不确定还会有多少人伏击,保险起见,三人选择暂时待在20层。
趁着陶瑞尔在打电话,莱格拉斯退到楼梯口,把安全门虚掩起来,这样可以利用窗玻璃反光观察楼道里的情况。
奇利爬梳额发,撑着腰踱来踱去,“你们的意思是,这栋楼里混进来了危险分子,还是很多?”
莱格拉斯朝天花板翻了个阿蒙兰斯式白眼,昂哥立安和索伦团队,绝对不是手拉手来烛光晚餐的。据他推测,一个是想利用拍卖会给阿蒙兰斯找麻烦,另一个是想钻都灵家的空子东山再起——总而言之都是为了钱。他转向奇利,观察对方的表情,“然而,你对现在的境况并不惊讶。”
索林的小外甥望着他们,沉默得有点久,“几年来,我们一直在找谋杀我曾爷爷的凶手,消息上说他正在为一个激进信息革命派卖命,而且一个月前在帕斯加兰出现过。”
“你们本想用钻石当诱饵,结果却引来了索伦团队。”莱格拉斯没好气地指出,“你们不知道自己捅了多大的篓子。”
为了利益,昂哥立安和索伦绝对会狼狈为奸,即使是阿蒙兰斯家族也无法保证在没有后援的情况下全身而退——现在自己人都集中在五楼大厅,敌方极有可能会采取包围行动,但大楼里到底有多少雇佣兵?这有点棘手,眼下的情况正在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
“想要活命,你就老实告诉我索林和钻石在哪里。”他说。
奇利谨慎且敌意地盯着他,“我可不吃这套,依我看,你们才是最危险的。”
阿蒙兰斯认为没必要谈下去了,一开枪栓就准备撬嘴——手臂被女顾问按下来,“我们有麻烦了。”
她的手机一点儿信号都没有。
两个男人立即确认各自的手机——同样被屏蔽了。
“有人在干扰通讯设备,让我们联系不到外面。”陶瑞尔说,“恐怕大楼的出口都被截堵了。”
“索伦最擅长的科目。”莱格拉斯推断,即便他现在本人在牢底,储存盘也毁掉了,但总有些别有用心的人想让他翻身,如果得逞,他们之前的努力可就白费了,“究竟是谁在浑水摸鱼……”
“是谁并不是最重要的。”陶瑞尔微颦眉头,“对方有备而来,这个人对阿蒙兰斯和都灵家之间的矛盾了如指掌,并纵容……不,没准是有意煽动我们两方对立,两败俱伤能让他们从中得利。”
“这么下去,后果是……”奇利挤到他们中间加入对话。
“bravo,都灵第二次破产。”毫无疑问。莱格拉斯拨着手枪保险栓玩,一边冷淡地说。
他的态度引来对方恼火的瞪视,但显然的,奇利心里清楚他说的没错,“如果……”他抓了一把头发,有点不甘心地问,“我是说如果,舅舅出面,或者我代替舅舅出面先平息我们之间的冲突,这样能不能解决问题?”
“这我不能保证。”陶瑞尔客观地分析,“但合作要比冲突来的好,你们的生还率能提高至少三成。”
思索和决定用不了多久,奇利·都灵咬咬牙,“成交。”
“还挺机灵的嘛。”莱格拉斯点评,“要是都灵家人人都像你这样识时务就好了。”
识时务、聪明但强压一肚子火的奇利有点无奈,情势所迫嘛,“你们得保我,不被舅舅打死……”
“事实就是我们正在被围剿,没有手机联络,没有后援。”陶瑞尔以阿蒙兰斯家的顾问身份抛出对策,“一,下楼和老板汇合,从北边楼道杀出去。二,对方一定也在找索林,我们抢先拿下对方首领。”
“选项二比较带劲儿,我想玩。”莱格拉斯憋着嘴,忽然又鼓了鼓腮帮,“但我得先下楼一趟。总得有人去告诉Ada现在的情况。”
女人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只是告诉老板?”
莱格拉斯立即耸高肩膀,转变话题,“好了就这样,咱们分头行动。我去楼下报告,你们去寻宝游戏。21点楼顶汇合。”
接着他们对表,迅速装备了一下武器——莱格拉斯一下子从楼梯扶手翻了出去,消失在楼道下面。奇利被女人拎住领子推着走的时候还在困惑,“他一个人没问题?”
陶瑞尔突然停下脚步,双眼冷酷地转向拐角——墙壁后面传来细微的动静,那是突击步枪导轨,“很遗憾,是的。因为很快你就会发现,跟着莱格拉斯的生存率是百分之百。”

*
“我还在瑞文戴尔的时候,警校开过一次实践课,阻止一个企图跳楼的老太太。”阿拉贡说,“你们还记得自己是怎么解决的么?”
即使不考虑他正站在集体斗殴的两派人之间,这个时候忽然提起多年前的课程,两个艾克西利昂也是一头雾水。
“当面劝导?”波罗米尔说,努力躲避扭打的人群,一边回忆自己还在巡街的学员时期,“我把她全家人的事儿全搬出来说了。转移注意,唤起对方对生活的向往……很普通的心理危机干预不是?”
法拉米尔点头,“趁你和老太太周旋的时候,我可是在楼下和消防队一起搬缓冲垫。”
“很好,两全的做法。”警长表示赞同,灰眼睛环顾混乱的大厅,视线最终落在阿蒙兰斯老板身上。
两个下属同时回忆,发现记忆里并没有阿拉贡的答案。他们一起望向长官,“换你呢?你怎么做?”
“我么……”警官口调放慢,手伸进西装肋下,“不及格。”
“为什么?”
阿拉贡忽然拔出家伙,朝天开了一枪。子弹正中吊灯的承重链。
刹时,亮闪闪的大挂饰往一边倾斜,水晶吊坠像冰雹似的哗啦啦地洒向人们头顶。
尖叫、砸东西、跑动的人群忽然爆发:
“小心——!”
“注意头顶!”
“操!”
吊灯最终砸下来,落在避让开来的人群中间
——哐。
这声和炸雷一样,所有人都顿时僵在那里,眼看着一颗华丽璀璨的巨型炸弹分崩离析,水晶碎裂,四散弹溅,吊灯中央最大最闪亮的水钻球跳动着,咕噜噜地滚动:
掠过打架打得衣衫不整的阿蒙兰斯身边,划过满脸鼻血眼泪的都灵脸旁……直到一只铮亮的皮鞋底踩住了它。
狭长优美的长春花蓝眯了起来,瑟兰迪尔·G·II·阿蒙兰斯老板的视线缓慢、微温,顺着轨迹从下往上移动,最后锁定面前的警察。

“好一份见面礼。”

阿拉贡并非投降意味地举起双手,手枪挂在手指上,枪口转向地板。
“如果情况允许,我会另外找时间登门拜访……不带搜查令。”
瑟兰迪尔的眉梢讥讽地抬了抬——手下人全撤了回去,站到老板身边,但手里的武器统统上了膛。
“你想谈什么?”
令人窒息的死寂。
波罗米尔和法拉米尔同时吞了口口水——对刚才还在暴风圈外围谈论是非,现在忽然被推到了风口浪尖的转变还有点不适应。阿拉贡维持姿势,直视阿蒙兰斯老板,说出了下一秒让所有人都闻言腿软的话:
“我希望你改变立场。”
鼻青脸肿的丹恩刚要上前发难,警官转向他,“你也是。”灰眼睛严厉而坚决地扫过所有人,“你们都清楚第一记是黑枪,这里有第三方人想让你们起冲突。想一想吧,你们两败俱伤对谁有利?”
瑟兰迪尔沉默着转过身去,眼睑微敛着,仿若听不到一个渺小角色的声音。
“昂哥立安。”阿拉贡提高声音,开始报人选,“荡国斯贝的女老板,阿蒙兰斯家的老对手,为了珠宝可以炸平居民楼。”
一段诡谲的静默在大厅里弥漫,加里安和伊洛斯在老板身后交换了一个不安的眼神。
阿拉贡报第二个名字,“索伦·迈荣。”一片唏嘘和抽气声回应了他,“结案只是告一段落,支持者永远大有人在,信息情报的价值远胜金钱。”
他看着瑟兰迪尔的背影给出第三个人选,“比如一星期前获保释的萨鲁曼·库茹尼。”
另一边的都灵家开始窃窃私语。
第四个人选,“阿佐格。索伦的雇佣兵首领,在逃。参与多起谋杀,也是阿萨努比萨惨案的嫌疑人,但因证据不足未被起诉。”警官凝思片刻才说,“一个月前在帕斯加兰地区活动,有个儿子博尔格在莫拉侬围捕行动中被击毙。”他说到这里忽然放低声音,“莱格拉斯是目击证人。阿佐格今天会来这里……不仅仅是为了钻石。”
瑟兰迪尔仍然背对他,但偏了偏头——不出所料地开口了,假装没有听出他话里的暗示,“精彩简洁的推论。”
阿拉贡微微阖首,“暂且先放下私人仇怨,联手解决眼下的问题。”
“一个条子……”老板的口调轻柔而温和,他慢慢转过身体,“我倒还是第一次碰见,敢这么对阿蒙兰斯指手画脚的。”
说罢,他就拿过加里安手里的枪,照着阿拉贡的面门扣扳机。

Tbc

有川 发表于 2015-4-14 12:53: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阿蒙兰斯家的人都习惯用冲人家开枪的方式表达喜爱吗23333。桃子面无表情的吐槽好棒,叶子是回去找阿拉贡延时的吧,十分钟不够玩23333
ziye_ding 发表于 2015-4-14 13: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喂喂喂,不带搜查令就登门拜访绝对会被瑟爹扔出去喂狗的不用怀疑>_<
儿子都回来了居然还对着儿婿扣扳机,老板你是存心逗儿子呢吧~
AAjoelle 发表于 2015-4-14 21:46: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定是没子弹的,一定是没子弹的,一定是没子弹的。。。这么想我今晚才不会失眠。。。大王想让自家儿子守寡???
jawe 发表于 2015-4-15 09:29:44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王你冷静大王你冷静冷静!!!小叶子回来了咋交代啊!!虽然想到阿拉贡对小叶子做了啥你会更生气咳咳but你先冷静一下啊!【
 楼主| Troubadour 发表于 2015-4-16 21:05:11 | 显示全部楼层
……
这一枪看似随意,子弹擦过阿拉贡的脸颊——背后的男人惨叫一声,往前踉跄几步,脸朝下栽倒在大门口,全身肌肉痛苦地抽搐:子弹打中了他右边肩膀。
人群发出惊呼,纷纷避让开来。
整个过程,阿拉贡眼皮都没眨,始终注视着老板——真诚、谦和,但与对方同等程度的强硬,一小缕血丝从左眼旁的伤口流出,他抬手擦了擦。另两位警官终于从惊吓中恢复过来,冲上前去处理那个中枪的家伙。
「血红眼球」——波罗米尔扯下他的徽章。
对这个结果不置可否,也不对条子做任何解释,阿蒙兰斯老板冷着脸丢枪给手下,整齐外套。但阿拉贡知道他这枪其实开得一点儿也不随意——从一开始,瑟兰迪尔没有下杀手为的就是找出是谁开的黑枪:
直到警察站出来,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这个时候会想尽早离开的,极可能就是被阿拉贡怀疑的人选之一。
“你们看到了。”阿拉贡快速扫了周遭一眼,“阿佐格的人已经混进来了,这里不安全。现在听从我们的安排离开……”
他还没说完,法拉米尔就靠过来小声汇报,“坏消息,手机信号全屏蔽了。”
对方显然是想把两家人封闭在一幢大楼里,恐怕楼道出口已经被堵。他们的主要目标是伊鲁博大钻石,而阿蒙兰斯的涉黑案底正好给主谋者提供借口,不但能把罪名推在与都灵家结怨的黑社会身上,还能除掉挡财路的阿蒙兰斯。
对此,司空见惯了的阿蒙兰斯倒是反应迅速——他们本就是为了大规模冲突而来,指挥官稍作指示,两个护卫便带领各自手下哗啦啦地摊开乐器盒——各型各色的违禁枪械看得人头晕眼花:这可是在遵纪守法的市区里、当着警察和市民的面……
“这个周末,我们只是待在家里打游戏……”波罗米尔捅了捅弟弟,“对吧!”
法拉米尔疑惑不解,“不是戴尔酒店拍卖会吗?”
“你知道,为什么老爸以前总是少给你10刀零花钱了吗?”
阿拉贡摇摇头不理会他们的解压式调侃,他叫来伊鲁博的负责人,“丹恩·都灵先生,戴尔酒店是你们的产业,把建筑结构图给我。”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都灵一肚子火没地方泄,对警察非常不合作,他没好气地朝阿拉贡吹胡子瞪眼,“而且警察是怎么进来的?谁知道你是不是和那娘娘腔一伙的!”
阿佐格的人随时会发现这里的状况,时间不多了,必须想办法尽快离开。阿拉贡耐住性子,“和你的仇家一起交代在这里,还是与我合作,想法子出去,你选一个。”
几秒的空白,都灵家陷入不甘的沉默之中。阿拉贡想再次发话的时候——
“我跟你干。”说话的是吉姆利,他是唯一一个认识阿拉贡的都灵,“从上个月那桩大案看得出来,你是个好警察——虽然你眼光不怎么样,但我敬你是条汉子。”他想起什么不好的事似的抽了抽脸部肌肉,继续表态,“你能把现在这烂摊子收拾好,我就把命交给你。”
“过于盲信的决断……”阿拉贡回答,“但事实上,我希望你们做的不应该是搏命,而是逃命。”
“不论如何,警官先生,我相信你就是了。”
吉姆利虽然是外戚,但既然他松了口,其他都灵也心不甘情不愿地表示同意。丹恩虽然也不反对了,但态度仍然有点抵触,“资料一直都是索林亲自保管,我手头没有。”
“这个倒不必担心。”索林的另一个外甥菲利从人群中挤出来,脑袋上挂着领带,他点点自己的太阳穴,“都在这里。”——负责保安的德瓦林瞪了他一眼,问警察,“你要地形图做什么?”
这个时候,一个设想在阿拉贡心中成型:雇佣兵封锁了整栋楼,都灵和保镖加起来大概也就二十来人,顶不了多久。阿佐格手下大多是海军陆战队出身,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真扛起来都灵必死无疑。阿蒙兰斯家倒是个个都很能打,但在人数上吃亏——如果两家人能联手合作,伤亡率应该会减少很多。
然而这个假设必须得到瑟兰迪尔的支持,他再次高声对老板说,“计划更改。把你的人和物资借给我。”
又是一阵沉默。
正在监督手下整备的瑟兰迪尔回过头来,脸色已经不太好看了,“登纳丹,你今天命令了我两次。”
“我不否认。”阿拉贡挺直腰板,向前一步继续说,“但你今天也已经给了我两次面子,不妨再多给一个。”
一是没有为难都灵家,二是没在警察面前杀人——瑟兰迪尔完全有理由打死那个人(或者阿拉贡),但他没有,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也许是因为莱格拉斯,或是远在国会大厦的某位议员先生……
阿蒙兰斯老板打量着这个条子,一个他曾经记不住名字的小人物,一个让他掰断手杖的入侵者——他的眼神仿若思考又好似鄙视,在那张优雅冷酷的面具后面有一种极强的让人退缩的力量。最后,他低哑着喉咙问,“索林万般挑衅,我为什么要帮都灵?”
“你不伸出援手,他们就死定了。”
瑟兰迪尔英俊的脸上写满讥讽,“阿蒙兰斯不是来做慈善的。”
阿拉贡伸手一勾,把缩在背后的法拉米尔拎出来,“这个是我手底下最好的经济侦查组长,只要都灵一倒,我保证会把洗黑钱的案底查个清清楚楚。”——小组长背后被拍了一巴掌,竟条件反射立正敬了个礼。
“阿拉贡·伊利萨·登纳丹……”阿蒙兰斯老板抬高下巴,声音前所未有地低哑,“你在威胁我。”
气氛变得僵硬、寒冷。阿拉贡却心平气和,“不,我在帮助你。”
“呵,条子帮我,为什么?”
好问题。
阿拉贡长舒一口气,目光略微闪烁,“我帮助你,不仅因为我是个警察,我有责任把伤亡减到最少。还有更重要的……你是莱格拉斯的父亲。”

……
三分钟后,两方人马秩序井然地从大厅撤离,往楼下走。
警官则准备往楼上去——心里希望莱格拉斯别玩过头,他刚把菲利叫来和自己一起行动,阿蒙兰斯家的指挥官也跟过来了。
“一家一个,也好。”警官说。
费伦微微朝天翻眼睛,温和却冷淡——阿蒙兰斯家特有的不以为然,“我替老板找二当家去,和你同路而已。”
阿拉贡垮了垮肩膀。
这个时候,一位矮小的先生站在大门边上冲他招手。
“这不是……”警长回响了半秒,惊讶地睁大眼睛,“比尔博·巴金斯先生?!你怎么……”
健朗的、不怎么引人注目的老巴金斯双手插在口袋里,冲他笑了笑。
「索林找到个高手帮他拿到了遗嘱和大部分资金。」
「主机系统遭黑客入侵。」
「蠕虫病毒。」
「解开索伦储存盘的天才弗罗多·巴金斯,却解不开比尔博的代码。」
「夏尔小老鼠……」
「在甘道夫的授意下掩藏真实身份。」
现在,这位先生出现在这里,伊鲁博的大楼里。神情局促,肩膀紧绷,难掩不安地东张西望——
阿拉贡在打招呼的一瞬间便几乎全想明白了,他上前,和这位不起眼但了不起的先生握了握手,“你一开始就在会场里了。”
“没有人认出我来。”比尔博耸了耸肩膀,口调有点失望,“这也是好事!我本来也想静悄悄地离开……”
“但你没有见到索林。”阿拉贡替他说。
巴金斯看他的眼神转为敬意和欣慰,“不愧是小鬼头们的偶像。”他把双手重新插回口袋,“请替我把阿蒙兰斯老板一起叫来好吗,我这里有样东西想要拜托你们保管。”
阿拉贡感觉到自己倒吸一口凉气,“是我猜到的那个……”那个诅咒了都灵家三代人的东西,也是现在引来危险人物导致困境的东西。
听他这么说,老巴金斯竟流露出一丝孩童般顽皮的表情,“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
“我和你们一起上楼。”

Tbc
有川 发表于 2015-4-16 22: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拉贡命令了瑟爹!三次!瑟爹还都接受了哈哈哈哈!不愧人皇,就是这么dio!
AAjoelle 发表于 2015-4-16 22:31: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帮助你,不仅因为我是个警察,我有责任把伤亡减到最少。还有更重要的……你是莱格拉斯的父亲。”
大王受用不?
ayesa 发表于 2015-4-17 03: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被枪指着,眼皮都不眨,人皇真是霸气侧漏!!
不知道后面叶子看到人皇受伤会不会心疼死~~~
AAjoelle 发表于 2015-4-17 10:02:10 | 显示全部楼层
ayesa 发表于 2015-4-17 03:10
被枪指着,眼皮都不眨,人皇真是霸气侧漏!!
不知道后面叶子看到人皇受伤会不会心疼死~~~ ...

叶子必须心疼啊!这样我们才有好戏看,有糖吃!
candice 发表于 2015-4-19 16:19:06 | 显示全部楼层
现代Au设定好带感,情节在原作里各种梗的联系太微妙了 ,然后正好卡在关键的地方啊啊啊
颜阿沫 发表于 2015-4-22 23:2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叶子一定心疼坏了嘤嘤嘤不过叶子也受过重伤 俩人抵了
 楼主| Troubadour 发表于 2015-4-23 12:26:04 | 显示全部楼层
7
整件事仍然要从索伦·迈荣说起。这个信息激进派领袖多年前受到叛国、泄露机密等多项指控被判入狱,资金全面冻结,用来与政府谈判的储存盘又下落不明。当所有人以为事态已成定局的时候,有一支黑客团队发现了伊鲁博财团董事长的遗嘱。
这份遗嘱看似漏洞百出:只要从都灵家主手里拿到「山之心」钻石,就能继承伊鲁博57%的股份。但是董事会都心知肚明,比起碌碌无为的索恩,索林的能力更出众。当时家主除了南非大钻石之外,最喜欢的就属孙子了。根据媒体猜测,老爷子的目的很可能是想跳过索恩直接把股份给索林。本来是桩家族内部的遗产纠纷,没想到却因此遭遇飞来横祸——伊鲁博对于元气大伤的安格班咨询公司来说无疑是座金矿,正好可以填补资金空缺。
“黑客非法公开了遗嘱内容,四处散播都灵家祖孙三代争抢财产的谣言,导致股价暴跌——南都西理安地区房地产一个月内全线崩盘。曾爷爷疑心有人搞鬼,亲自去阿萨努比萨查账的时候,被一支雇佣兵队伍袭击了。”
与此同时,主机遭蠕虫病毒入侵,控制了伊鲁博财团几乎所有的数据。
陶瑞尔走在奇利前面——她刚撂翻了三个人,这里潜伏的人变多了,说明方向正确。只不过酒店地毯几乎要没住脚背,对勘察很不利,“你们怎么知道是雇佣兵做的?”
“现场太干净了,而且弹道测试结果没公开,我们私下找警局通了关系才拿出来——都是军用枪支。”奇利一边走一边说,“带队的是阿佐格。不但杀人还辱尸……是个疯子,该下地狱!”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有点低哑,可能是受到舅舅的情绪感染。
女顾问观察他的表情,“然后?你们准备复仇吗?”
“这个人必须除掉。”男人说,隐去笑容的脸上多了一丝骄傲和狂妄,“伊鲁博不会倒,阿佐格就始终是个威胁。”
“我得说,你们可以交给警方。”陶瑞尔耸耸肩膀,意识到自己的身份有点站不住脚。
“那是伙职业的亡命之徒,背后还有索伦这种大人物撑腰,哪个条子敢查?”都灵憋着嘴,在尽头的门前停下脚步,“一扯上安格班,所有线索就全被掐断,真是一丘之貉!”
“我倒是知道有个条子,上个月把索伦的老底给掀了。”
都灵家小公子恢复了一贯的、带着点孩子式的笑容,饶有兴趣地点点头,“下次有机会,咱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聊。”——他说着,在密码区域按指纹,一道嵌在墙壁里面的暗门横向划开——
“原来库房在这里。”藏在两间客房中间的位置。
“可以这么说……”
女人忽然勾住他的肩膀往后一带,躲过一条从楼道里伸出来的手臂。奇利往前踉跄,陶瑞尔迅速闪身,把匕首插进偷袭者腹部——那人惨叫一声滚到在地。第二个从门框上方跳下来,从背后抓住她的手臂——女人最反感背后袭击,全力一个撞击,后脑砸断了他的鼻梁,旋身的时候顺势掷出第二把折刀。第三个人还来不及举枪,脑门就被钉穿,直挺挺地往后仰倒。

“我就知道,阿蒙兰斯也有份。”

一个沙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女顾问便立即意识到了什么,站直双腿慢慢回过身看去:一把枪正抵住都灵的脑袋,奇利有点难为情地举起双手,“抱歉……”
陶瑞尔顺着那条制住他的粗壮手臂往上看,那人个子非常高大,眼睛细长,目光像狼一样锐利,说话带有浓厚的摩多口音。这个男人最明显的特点是他的整张脸都有白化斑迹,毛发可能全秃了,所以总是戴着外籍军团的旧军帽……和情报上的吻合。

“阿佐格。”女人不动声色,在心里估算打赢的几率。
对方露骨又讥讽地打量她,最后嗤之以鼻,“不是你。”
“什么?”
“你知道我说什么。”他手臂往往上提了提,不耐烦地勒住人质脖子,“条子不可能杀得了博尔格,是你们的人,今天一定也来了。
“所以呢?”
“你告诉我是谁,然后我视情况决定要不要放你一马。”
陶瑞尔朝天翻了个白眼,“我没理解错的话,你是要找阿蒙兰斯的麻烦?”……你确定?
对方阴森森地笑了,“在我解决完都灵的事之后。”
他在说话的时候完全没把人质放在眼里。在恶贯满盈的雇佣兵头头看来,都灵家的人都和死在阿萨姆比萨的老家主一样没用,都是只会埋头刨金子的鼹鼠,躲在保镖后面的暴发户,用阔气和光鲜掩饰自己的窝囊废。枪杀他们没有丝毫快感——所以当奇利突然矮身,一肘子捅到他腹部的时候,他没有反应过来。
他没有想到一个软弱无能的公子哥有这个胆量——都灵等的就是这个机会。阿佐格动作有一秒的迟缓,奇利抵开他的手枪,反身抱住他的下肋,用全身重量扑向前——
两人齐齐摔进库房里面。
当目瞪口呆的陶瑞尔准备上前帮忙时,暗门迅速滑拢,她只来得及看到奇利头晕目眩地撑起身体,用口型对她说,“看到了,我可不是软蛋。”
他的笑容被墙阻隔。
恼火的女顾问一拳砸在安全门上。
颜阿沫 发表于 2015-4-23 13: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进击的山花~这次求不发便当了 等会儿桃子又该不相信爱情了〒_〒
ziye_ding 发表于 2015-4-23 14:25: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不不,大菠萝都没有便当,kili更不应该便当了对不对lz?况且阿佐格要留给索林呢,嘿嘿
有川 发表于 2015-4-23 16:26:59 | 显示全部楼层
Kili耍帅!桃子担心Kili!这对萌萌哒!阿佐格要找叶子复仇,得先过了条子那关啊23333
颜阿沫 发表于 2015-4-23 23:42:33 | 显示全部楼层
ziye_ding 发表于 2015-4-23 14:25
不不不,大菠萝都没有便当,kili更不应该便当了对不对lz?况且阿佐格要留给索林呢,嘿嘿 ...

小心大菠萝晚上来找你(⊙o⊙)哦耍帅耍死了kili会哭的~(*+﹏+*)~
Waterwood 发表于 2015-4-24 04:00: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养肥了看爽飞w一直超带感!以及求不发FK和大舅的便当qwq大菠萝的便当都吐出来了...(x
jiudie 发表于 2015-4-25 01:35:47 | 显示全部楼层
kili淘气www后知后觉发现《爹说约够了》也要出本好好好入入入,之前《爹说不约》本子到手后舔舔舔了三遍文,复刻原著的AU超带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白树开花同人论坛

GMT+8, 2021-11-29 19:18 , Processed in 0.170100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