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366|回复: 6

2011年11月俄文版ELLE Viggo采访(译文)

[复制链接]
feeling 发表于 2011-11-4 08:35: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感谢ViggoMortensenTrivia提供信息和图片,感谢亲爱的蓝面书的精彩翻译(翻得好萌哦~)

来源:mortensen.ru 2011年11月ELLE
        via@ViggoMortensenTrivia
翻译:亲爱的蓝面书

第一篇(即原杂志P166)
“弗洛伊德式失语”—— 电影《危险方法》将在11月17号上映,维果•莫腾森在其中扮演西格蒙德•弗洛伊德。(记者)塔季扬娜啥啥啥在威尼斯电影节上与他相遇,并试图对其进行一次心理分析。

第二篇(即原杂志P167)
左栏忽略,从大字开始:“我在拍摄间隙,光着脚就跑出去吃饭,身上还穿着戏服、盔甲,手里还拿着把剑。”

ELLE: 您认为,关于弗洛伊德和心理分析的影片能够吸引如今的观众么?
BM: 我希望能。你想,在弗洛伊德和荣格之前,精神病人都被人反剪双手绑在病床上。突然,诞生了这样一批医生,他们拒绝用残酷的手段,而是用谈话疗法治疗病人。就算有很多观众对心理分析以及弗洛伊德和荣格其人不感兴趣,但这部电影中的对话,都围绕着爱、嫉妒、良心、操纵,这些主题,在我看来,都是具有普遍意义的。

ELLE: 您在《指环王》三部曲中扮演的阿拉贡深受观众喜爱。从那时起,看见您扮演其他的角色,尤其是如今扮演中年弗洛伊德,真是有点不习惯呢~
BM: 我个人认为自己就是阿拉贡。这个形象与我如此和谐,对我而言,并不是在扮演他,而是就活在这个角色里了。我在拍摄间隙,光着脚就跑出去吃饭,身上还穿着戏服、盔甲,手里还拿着把剑。顺便提一下,那把剑拍完戏就送给我了。

ELLE:您的儿子大概对此很高兴吧?
BM:不。他那时候已经是完全独立自主的小伙子了,他大概认为,自己的父亲年老昏聩了吧?要知道,孩子总是比父母更聪明,他们不仅吸收了上一代人的经验,并且一直向前发展。

ELLE:那您的童年是怎样的呢?
BM: 我还小的时候,父母时常搬家到各地。虽然我出生在纽约,但我的家人却长住南美洲的阿根廷和委内瑞拉。当我11岁回到纽约的时候,我可是经历了文化冲击呢。周围没人说西班牙语,没人喜欢足球,只是有次在街上看到黑人在踢。从那时起,我就变得内向孤僻,努力躲开喧扰的人群和众多的朋友。

ELLE: 一个孤僻的人,如何走上演艺道路呢?您又是怎么对待日后的声名鹊起?
BM: 我做演员也是不由自己的,我得找个法子赚钱,也就是说我本可以潜心于绘画和诗歌呢。至于名声,在洛杉矶没有人打扰我。事实上,我的外表并非出众,就算被狂热的粉丝抓到,他们最多也只是和我在超市的出口处合影。我不去夜店。工作完,就休息。我甚至没有车,你能想象生活在洛杉矶却没有私家车么?
为此,我经常被认为疯了。

ELLE:那您把赚来的钱都花在哪里了?
BM: 我不花钱的,我是经济适用男。我存钱供房,养家。投资自己的出版生意,或者就是买CD、买书、买画画的颜料。

ELLE: 您真是低调居家男啊!理想男人一枚啊!BM:据说我很受女士欢迎,但我却不敢说自己发现了这一点。年轻的时候,我都不敢靠近女生,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您就可劲儿卖萌吧>< 有空再翻第三章)

第三篇(即原杂志P168)
ELLE: 但是后来您倒是想出办法靠近了您的前妻Exene Cervenka嘛?
BM: 是的。但我不喜欢谈论私人关系。我只能保证,我和前妻仍旧相处得很好。我和她时常陪伴儿子消磨时光。

ELLE: 您为什么叫“维果”?是儿时就这么叫么?
BM: “维果”是斯堪的纳维亚语名。它大致是“会战”的意思。我还是小孩的时候,大家都叫我“维克”。

ELLE: 您是在新西兰拍摄的《指环王》的吧?
BM: 是的,在新西兰的密林深处。

ELLE: 拍摄期间,在您身上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么?
BM: 有一回我正好有空,就决定在城郊散散步。我在树林里徘徊之际,天色渐暗。手边没有任何照明的东西。我只好试着用相机的闪光灯。可惜,闪光灯只能亮几秒钟,因此,我时不时被树枝刮伤,或掉进水沟里。一路跌跌撞撞,我走到了沼泽边上。我决定在月亮出现之前,先在这里坐着休息。好不容易我才回到住处。然而第二天化妆师却惨了,他在我身上反复折腾了好几个小时,才盖住脸上的淤青和擦伤。

ELLE: 那您从这次“散步”中得出哪些教训?
BM: 人总是认为一切尽在自己掌握。但实际上时不时会发生些意外。自从“沼泽一夜”之后,我明白,生命中一切皆是未知,无法事先安排和计算。应当顺其自然,不要妄自揣测以及能够迅速地做好决定。

ELLE: 在影片《末日危途》中,您扮演了一位见证人类文明末日的人。带着儿子四处漂泊,寻找食物,一路躲避食人族。在影片最后,您死去了。死亡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BM: 的确,我在影片最后直面了生命与死亡的矛盾。在拍摄《末》之前,我十分紧张。我认为自己没有足够的经验,不能胜任这个角色。

ELLE: 人对于“死亡”怎么会有经验之说呢?
BM: 是没有。死亡的感觉是无法体验的,但确实有人能够演得很逼真。

ELLE: 这其中有何联系?
BM: 我认为这需要看待生命的哲学立场,生活的经验,或许还有我没有的智慧。智慧是无法继承或者一蹴而就的。智慧是自己在人生道路中探索出来的。没有人能替代你走完这条路。在拍摄《末》之气,我觉得自己经验仍旧不足。不过,现在我已经走完了这条“路”(译者注:此处双关指影片《末日危途》,俄语片名Дорога,意为“道路”),就没什么好怕的啦~(笑)

ELLE: 您“最后的晚餐”吃的是什么?
BM: 巧克力。巧克力能使我镇定。

ELLE: 在影片《东方的承诺》中,您扮演了俄罗斯黑帮。为此,您特意跑了一趟俄罗斯,去学习语言和了解当地人,那您有哪些收获?
BM: 我接到这个角色后,便出发坐飞机去了莫斯科。来回几个小时在街头徘徊,搭乘地铁,研究来往行人。我不仅仅想了解俄罗斯人,还想与之相像。随后我又前往俄罗斯的边远地区,甚至到了乌拉尔。一路上我遇见了各式各样的人,其中有不少曾经真的做过黑帮。他们给我看身上的纹身,并且解释它们的涵义。影片里,我身上有43个纹身。俄罗斯行家们告诉我,纹身不单单是装饰,更是黑帮中地位和等级的象征。我还学了半年俄语。不是系统地学,而是去感受。我听磁带,看有线电视。大多数时候,我什么都听不懂,(这里译者无奈地笑了)但语言帮助我领会人物形象。

ELLE: 您把黑帮这个角色诠释得淋漓尽致。
BM: 在伦敦那会儿,我穿着短袖,露着身上的纹身,跑去当地的俄国酒吧。不料,却发现许多客人开始从位子上站起来,坐到离我远一些的地方(微笑)。我为此感到心满意足。(完)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麦果果99 发表于 2011-11-4 09: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这好像还是我第一次完整的看老V的采访(被pia飞)。那个经济适用男我也喷了,咩哈哈哈。不过他谈论指环王的那些话还是让我很感动,我想他们总是会思念那时候的时光吧。我觉得,老V可真好玩儿- -(pia!)
Aing_幻櫻 发表于 2011-11-4 12:36:25 | 显示全部楼层
光着脚丫去吃饭,哈哈哈~~太可爱了!XDDD~
V叔小时候很孤僻啊,其实想象得出来,你个闷骚的男人! ╮(╯▽╰)╭
 楼主| feeling 发表于 2011-11-4 13: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我真是老糊涂了,我刚意识到V说的魔戒那段是迷路记忆吧。。。如果是那段的话,那他可不是一个人在迷路,他是和开花一起迷路~~
具体请参看这里:http://www.twimlove.net/bbs/view ... &extra=page%3D1
麦果果99 发表于 2011-11-4 15:37:51 | 显示全部楼层
戳了传送门,看了存档。我又兴奋了。。看来那一段记忆藏在这两只心里,一直都没有忘记。肯定非常深刻、异常甜蜜啊~~老V最近能老回忆魔戒里的事儿,又是采访又是为杂志提供照片什么的。会不会有一天,也突然出现在霍比特人剧组啊~~~星星眼ing
sunday8 发表于 2011-11-4 20:43:57 | 显示全部楼层
经济适用男维果哈哈!
话说老V真是藏的好深啊……之前是说和“朋友”迷路,这回连“朋友”都整个省略了……是说这段经历里到底发生了怎样刻骨铭心的事让他总是要拿出来叨叨却又不愿和别人分享真正的心情……?
P.S. 是说viggo mortensen在俄文中的译名原来是B....M.....啊。。。
 楼主| feeling 发表于 2011-11-4 23:55: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 sunday8
译者亲爱的蓝面书来帮我们解惑啦——
“看到有人问为啥俄语缩写是B.M. 因为他的名字音译过来是Вигго Мортенсен,而俄语字母B的发音相当于英语中的的V”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白树开花同人论坛

GMT+8, 2021-3-2 08:50 , Processed in 0.15709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